以前還能騙自己,鳴人是忙於工作,但那個被一眾小夥伴架回來的那個說胡話的鳴人,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鳴人嗎?

最初時的鳴人,只要他想做的事,立馬就會去做了。不管是訓練,還是尋找佐助的影蹤,就算周圍的人對他說緩一緩,他也要第一時間殺過去。那份熱血,那份朝氣,幾乎成了漩渦鳴人身上的標籤。可是,他變了!

博人傳:就算有機會,鳴人也不肯準時回家,他的拖延症誰能治?-大和小站

在第一部當中,鳴人在小樹林中修行時,連佐助都勸說他不要如此拚命。哪怕是佐助這樣的復仇者,自己都在全力修行,如果不是鳴人的用功程度已經傷害到了自個兒,他怎會輕易勸說?更何況當時鳴人回來的時候,還是被佐助架著走回來,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

博人傳:就算有機會,鳴人也不肯準時回家,他的拖延症誰能治?-大和小站

佐助叛逃,他第一時間就去追。就算在終結之谷那場羈絆之戰後,一時之間沒有佐助的消息,也沒有充足的情報,對未來毫無頭緒,行動無法開展,鳴人依然在拚命。小櫻做的怪味兵糧丸,別人嘗一點就狂吐不止,可鳴人為了能夠及時補充能量來節省修行間隔,一個接一個的往嘴裡塞。

博人傳:就算有機會,鳴人也不肯準時回家,他的拖延症誰能治?-大和小站

再後來,破壞大蛇丸基地、研究風遁螺旋丸,乃至學習仙術,鳴人無不表現得極為積極。那種迫不及待,甚至溢出了屏幕,極大地鼓舞了被工作、學習所壓迫的我們。難不成,長大的鳴人是越活越回去,小時候是多動症的典型,長大了就得了拖延症?

博人傳:就算有機會,鳴人也不肯準時回家,他的拖延症誰能治?-大和小站

可是仔細一想,他又似乎沒變。在讀忍者學校期間,鳴人就對那個四四方方的家有著連自己都沒發覺的抗拒情緒。如果不是必須回家,他可以在外面折騰到夜幕四合。這種情況已經延伸到了成年時代,家,對他來說就是個旅館。不管那裡有沒有一個愛他的雛田,有沒有期盼他回家的兒女,結果都一樣。

博人傳:就算有機會,鳴人也不肯準時回家,他的拖延症誰能治?-大和小站

博人傳中,鳴人之所以寧願出去喝酒,也不願意用這點時間跟妻子兒女待在一塊,好好享受一下高質量的陪伴時間,實際上是他潛意識中不想回到那個被稱為家的地方。這份下意識的抗拒,只有鳴人自己才能克服。

小時候刻骨銘心的孤寂,早就給家這個名詞打上了不愉快的標籤,鳴人如此,佐助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