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藥吃藥,山本寬批評《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與岡田麿里認為業界已經是中二病巢穴-大和小站

觀察山本寬其實有一種觀察敗者的心態,山本寬這個沒事懟天懟地懟業界的心態,終歸是其永遠抱著一顆懷才不遇的心,至於他的新作動畫《薄暮》沒有什麼大動靜,就看山本寬自己天天像個業界公知發表各種評論。昨天岡田麿里的自傳將被改編為電視劇消息宣布,山本寬自己在博客上寫了一篇名為《中二病》的文章,從批評《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岡田麿里到批評整個業界都是中二病巢穴。

吃藥吃藥,山本寬批評《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與岡田麿里認為業界已經是中二病巢穴-大和小站

山本寬稱最近自己聽到《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時就會覺得很羞恥,這首歌經常說是動畫音樂中的頂級作品,山本寬質疑這歌真的算名曲?某位編劇出了一本「雖然是個家裡蹲,但是能寫出那樣的作品」的書,還將這本書改編成電視劇。總之這就是日本動畫行業的現狀,簡單來說就是中二病患者的巢穴。山本寬最近一直在思考中二病是如何侵蝕動畫行業的,順便又重新開始研究起高畑勛。山本寬認為中二病是「為了滿足被承認的慾望但又沒有社會性手段的人們,扭曲膨脹自己的妄想和喜好,因為自戀變得看不到周圍」。現在的動畫是製作扭曲的自我讚美家裡蹲萬歲的作品,還收到了觀眾的讚美,這已經是末期沒救了。

吃藥吃藥,山本寬批評《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與岡田麿里認為業界已經是中二病巢穴-大和小站

就是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上等的存在(沒有被任何人承認),展現出一種毫無根據的全能感,只不過是為此而利用了動畫,山本寬自己評價自己不是個中二病,初中時代拚命學習,高中時代參加舞台活動、學生會、擔任吹奏樂隊指揮,大學在進行動畫同好會活動的同時,也去吹奏樂部和美術部,偶爾還玩樂隊,沒有做什麼家裡蹲的空閑時間,雖然自己也有被人當成傻瓜對待的元鳥,但是山本寬的周圍對他很溫柔,除了御宅以外的朋友也有很多。

吃藥吃藥,山本寬批評《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與岡田麿里認為業界已經是中二病巢穴-大和小站

而在進入動畫行業之後山本寬認為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進入中二病的巢穴山本寬自己也爆發了中二病,這非常諷刺,山本寬現在覺得或許自己就不應該進入動畫行業,山本寬也曾經為了檢查自己的精神狀態去過精神病院,但被人家趕了出去,認為精神病院不是他這種人應該來的地方,如果當年被動畫行業也是從一開始就驅逐的話,也許就不是現在這樣的山本寬了。山本寬發問是我在這個行業變成了中二病,還是說除我以外行業里的別人都是中二病?這是一個怎麼也回答不出的問題,但果然自己和現在的動畫行業,感覺上有很大不相容的部分。

山本寬聽到《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時就會想,再問一次,這是名曲嗎?這不過就是類似收容中二病的曲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