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在周末的時候 P 站現任社長永田寬哲,被自己在經紀人時期帶的偶像組合的成員提訴,一位 22 歲的女性狀告永田寬哲性騷擾,這位女性稱永田寬哲強行同屋留宿,讓成員為他自己提供全身按摩,在更衣室盜攝。永田寬哲方面的律師承認了前兩項屬實,但盜攝不是事實,雖然媒體打算採訪永田寬哲和 P 站不過都被婉拒。而除了性騷擾的嫌疑外,日本的經濟專欄作家山本一郎,發布了一篇文章,揭露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通過公開數據和 P 站相關人士的說法,還原出永田寬哲上位成為 P 站董事長的全過程,並且描繪出了永田寬哲在經營上為所欲為的形象,甚至有中飽私囊的嫌疑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在 2017 年末曾經為 P 站成長為一個年收入 30 億日元繪畫插圖社交網站立下汗馬功勞的 P 站董事長伊藤浩樹,因為有「對公司的背信行為」,被董事永田寬哲以及旗下的執行董事圍剿,讓伊藤浩樹自己辭去董事長。逼到伊藤浩樹辭職的「彈劾五條」,在網上也多次被討論,但是內容沒有寫明伊藤董事長到底具體犯了什麼錯,非常的抽象,說是伊藤董事長在公司內散布只方便自己的信息,想要構築出永田寬哲不存在的經營體制,作為董事長就帶頭讓企業的管理經營崩壞。2017 年12 月 29 日永田寬哲主動辭去 P 站董事長職務,由永田寬哲繼任,這個消息震動業界和創作者。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山本一郎訪問了一位 P 站員工,這位員工稱永田寬哲平時都不怎麼來 P 站上班,而是主要從事偶像業務等 P 站周邊業務,這位員工認為他無法全盤掌握 P 站的經營,也不了解 P 站主要業務。而永田寬哲的上位又牽出了擁有 P 站 70% 發行股份的 Animate,永田寬哲是得到了 Animate 方面的支持,即便伊藤浩樹怎麼抵抗,最後也要遵從股東的意向,不得不主動辭職。而 Animate 支持永田寬哲的原因,是在股份收購方面 Animate 和伊藤浩樹關係產生裂痕。從 2017 年春天開始當時 P 站的董事長伊藤浩樹、永田寬哲與 DMM 董事長片桐孝憲就一起努力的與 Animate 方面的社長高橋豐交涉,想要將 Animate 所擁有的 P 站 70% 的股份回購,高橋豐本來都已經被伊藤浩樹說服,打算讓 P 站方面回購股份,但是在 2017 年 11 月反悔談判決裂。P 站內部員工認為 P 站為了進一步的發展需要擴展海外事業,但是 Animate 只關心日本國內業務,對於 P 站來說確實應該擺脫 Animate 這個大股東。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而在股份回購談判決裂后,Animate 和永田寬哲聯手,P 站相關人士稱有了對伊藤浩樹、片桐孝憲二人不信任的高橋豐支持,策劃了驅逐二人的方案。而在 2017 年末伊藤浩樹與片桐孝憲參加活動的時候,永田寬哲已經向管理層封官許願,結成了永田派,最終永田派拋出了「彈劾五條」。伊藤浩樹與永田寬哲的董事長職位之爭,就是在向 Animate 回收股份談判失敗后,二人對 P 站公司主導權之爭。在伊藤浩樹與片桐孝憲不在的時候,永田寬哲要求其他執行董事和公司管理層不要與二人聯絡。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而 P 站員工還有一種說法,是伊藤浩樹之前不僅對於 P 站分公司,對於 P 站整體的經營情況感覺有點奇怪,對董事會提交會計管理報告,曾經也試探過永田寬哲。而現在掌握了 P 站大權的永田寬哲,被詳細了解 P 站情況的人士稱任人唯親,初中高中的同學、遊戲中心的朋友等人相繼被提拔到管理層,子公司內也是遍布永田派的人,感覺就是自由操控 P 站的經營。山本一郎認為有 Animate 這個有著 70% P 站股份的大股東支援,永田寬哲的這系列作為並不違法,而且董事圍剿董事長逼迫董事長下台在其他企業中也不少見,但就結果來說往往造成人才流失為公司經營埋下禍根。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現在當初圍剿伊藤浩樹的永田派們已經陞官,該作董事的做董事,該做執行董事的做執行董事,而在 P 站員工大會上,當場對著全體員工發表彈劾言論的是 P 站的首席設計官(CDO)宮本禮輔,在山本一郎看來 P 站的這出奪權大戲,最不可思議的一點在於,永田寬哲煽風點火搞伊藤浩樹,但是 P 站的相關人士完全不找伊藤浩樹本人詢問,而是就這麼相信永田寬哲所說,和永田寬哲站在一起彈劾自己的董事長,常識來講不應該聽信片面的一方之言就去彈劾驅逐一個最高管理者。

相關人士提供的永田寬哲高圓寺房產照片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永田寬哲在 2014 年設立了 P 站的分公司 Pixiv Production 主要是從事偶像業務,但是, Pixiv Production 公司的經營情況就變成了黑箱,似乎沒有向伊藤浩樹進行過詳細的經營報告,當然對於當時董事長伊藤浩樹來說,部下居然不向自己報告是一個無法逃避的問題,但或許永田寬哲主導的偶像業務被視為是 P 站的非必要業務。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永田寬哲將自己位於高圓寺的房子改造成了偶像宿舍,讓當時 P 站旗下的偶像組合居住, Pixiv Production 是否將宿舍費直接給了永田寬哲,這筆公款左手倒右手是否進入了永田寬哲的口袋,一時之間在 P 站內部也成為了一個問題。Pixiv Production 這家子公司的董事里沒有伊藤浩樹,關於這家公司的業務和經營方針與伊藤浩樹無關,這就是實際情況,Pixiv Production 成為了 P 站之中的一個獨立王國。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而詭異的是 2017 年 12 月 1 日 P 站決定將 Pixiv Production 這家子公司打造的偶像組合及其關聯業務,從 2018 年 1 月 1 日起免費轉讓給 DEARSTAGE,Animate 和 P 站相關人士都看不懂這個決定,DEARSTAGE 相關人士也看不懂,還有消息稱在 P 站的偶像組合轉到 DEARSTAGE 之後,永田寬哲也要當  DEARSTAGE 這家公司的董事甚至還是董事長。Pixiv Production 的偶像業務就像是永田寬哲借著 P 站的大旗來滿足自己的私人興趣一樣,無論是將自己的房產改造成偶像宿舍,還是無償轉讓已經培育出的偶像組合,永田寬哲自己的資產不會受損失,但是 P 站似乎沒掙到什麼錢。

Pixiv Production 打造的偶像組合虹のコンキスタドール

這瓜真大,日本經濟專欄作家解析 P 站人事異動與內部鬥爭-大和小站

山本一郎採訪的 Animate 相關人士都佩服自己的董事長高橋豐,可以放任永田寬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山本一郎也想採訪 Animate,但同樣 Animate 方面沒有回復。山本一郎還打聽出來一個消息就是知名的唱片公司 King Records 和永田寬哲關係不太好,直接將永田寬哲列為禁止出入的人,DEARSTAGE 作為一個經營偶像組合的公司得罪不起 King Records,DEARSTAGE 的社長還和 King Records 發誓永田和那個偶像組合不會再有關係。、山本一郎還提到永田寬哲開的保時捷遇到事故,修理費用 P 站出,永田寬哲父親的座駕寶馬 P 站掏錢,永田寬哲自己住的高級公寓,以 P 站社宅為名義,由 P 站買單。而董事管理層的報酬超過 1 億 5000 萬日元,有 P 站員工表示現在是有什麼問題也不敢說出口,生怕引出永田寬哲和背後大股東 Animate 的社長高橋豐來句「這很奇怪」的評價,讓自己的立場變得危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