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隨著《銀河英雄傳說》、《足球小子》等一大批經典作品時隔N年TV動畫化,“文藝復興”這個詞被觀眾反复提起。其實,過去幾年已經有許多老作品被挖出來,也不乏《JOJO的奇妙冒險》、《潮與虎》等粉絲怨念多年的長篇大作。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不止《幽遊白書》要拍短篇,國產的《舒克與貝塔》也重出江湖賣情懷

觀眾經典翻拍現象的描述,從調侃的“炒冷飯”,漸漸變成積極的“文藝復興”。口頭上的細微變化里,可以看出人們多了一些期待。那麼,這場“動漫文藝復興”到底如何,大量的有生之年系列,背後到底是兇是吉?就讓我們一起看看經典重拍運動的來由,與背後的特點吧。

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

雖然現在大家用“文藝復興”一詞來形容最近的經典動畫、漫畫、小說翻拍潮。但和歷史上真正的文藝復興相比,現在的日本,並沒有處在活力四射、意氣風發的文化、經濟上升期。這幾年日本動畫雖然拿到大量投資,但動畫業界本身,依然是活多錢少的糟糕職場。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前幾個月,NHK還在報導新手動畫人的黑工廠待遇

由於在動畫領域,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版權收入與投資增加。最近幾年,包括重拍作品在內,TV動畫數量增加了不少。2016年的動畫作品數是2006年的2.3 倍。但另一方面,電視台動畫時段並沒有同步增加。根據瑞穗銀行調查,現在TV 動畫總話數,與1996 年相比只增加了25%。

 

TV時長增長,落後於動畫數量增長的背後,是作品平均話數變少。原本半年24 話節目時段,被分配給三個月完結的兩部作品。這種大環境變化,讓重拍動畫篇幅變短,經典作品重拍,不得不大幅壓縮劇情。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時長與經費的限制下,不同的經典作品,改編質量高低相差很大。冒險戰鬥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在製作人員的努力下,口碑還算不錯。熱血妖魔戰鬥劇《潮與虎》,如原作者藤田和日郎所說,只能揮淚砍戲份來敘述後期重點劇情。今年1月播出,藤崎龍原作的仙怪故事《霸穹封神演義》,直接就是錄像帶快進,成了高速流水賬。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重製片質量,好壞可以差很多

名作再次動畫化,待遇也大不如前,篇幅經常比過去少很多。《笑面推銷員》前作TV共123話,深夜重製的《笑面推銷員NEW》,就只有12話。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依然在黃金時段播放的部分名作,數據指標也比不上當年。最明顯的就是收視率了吧。80、90 年代播放的前兩部《龍珠》TV版,日本平均收視率高達21.2%。《龍珠Z》播放時,瞬間收視率甚至超過30%。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然而與過去相比,最近的《龍珠·超》,收視率在5%左右打轉。曾經取得10.3%收視率佳績的搞笑漫改《咕嚕咕嚕魔法陣》,第三次動畫化,安排在深夜播放的同時,集數也縮水了很多。

 

漫畫家山田玲司評論,重拍動畫片變得這麼多,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動畫製作方害怕風險。考慮性價比——比起不知道能不能紅的新作,翻拍有固定粉絲的老作品賣情懷,會安全很多。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山田玲司的視頻節目

這場動漫文藝復興,背後的日本動畫業界,並不像歷史上的“文藝復興”那樣銳意進取。從最近層出不窮的動畫播出延期來看,動畫業界的現狀依然很糟糕。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本來預定4月播出的《千緒的通學路》,就因製作問題被推遲到了7月

看起來,不管是這些經典作品,還是做動畫的人,境遇都不算太好。日本的“動漫復興”,似乎徒有其名。經典重拍變多,難道只是迴光返照?然而,這個結論下得還太早,現在這場翻拍潮的背後,同樣也有許多積極要素。

動漫復興的時代變化

2018年的這場文藝復興,雖然還是拍同一批片子,但與過去相比,做的卻不是同一種生意。重拍現象背後,有時代造成的媒體平台、觀眾群體的變化

 

現在的日本動畫,早就不只是電視台的生意了。隨著海外資本介入,現在的日本動畫,版權收入變得相當重要,網絡平台成了一個主要戰場。參與出資的視頻平台、遊戲商,發言權越來越大。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湯淺政明的新版《惡魔人》,由在線平台NETFLIX網絡獨占播放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四月新番《賽馬娘》,背後是Cygame的同名手機遊戲

隨著“大家看同一頻道”的時代漸行漸遠,電視收視率越來越低,影響力也在逐步變小,但這並不表示觀眾就不看動畫了——根據KADOKAWA的統計, 5- 69歲的日本人口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依然在看動畫。只是與以前相比,更多人選擇利用錄像或者網絡,觀看平台變了。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5-69歲的日本人當中,有32%的人在看動畫

與過去相比,現在的重拍片,不只觀看方式,目標年齡層也在變高。懷舊動畫的商業目標,已經從奪取更高收視率、賣品貼片廣告,變成讓觀眾在作品周圍消費,作品與消費的關係,變得更直接。

重拍動畫,針對的觀眾與以往不同。經典作品老粉絲,少年時代雖然看過原作或者老動畫,但他們當時的消費能力並不強。10 年、20 年後再次動畫化,大多數觀眾已經20、30多歲,正處在消費能力旺盛的時期。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在線動畫網站D•Anime“超過10年,再次動畫化”懷舊專題

老作品復活背後,平台與觀眾都在變化。這種戰場轉移,並不只有壞處。做動畫,長也有長的缺點。經典長篇動畫,經常因為原作戲份不夠,為填滿時間大量注水。新動畫雖然篇幅有限,但只要取捨得當,劇情也能夠變得更緊湊。面向成年觀眾,播放時段可以更靈活的同時。口味挑剔的老客人,也促使製作方在還原原作上下力氣。

本季的《魔法少女櫻透明卡牌篇》、《全金屬狂潮!Invisible Victory》,製作人員裡就有很多老面孔,動畫本身質量也不錯,稱得上圓滿回歸。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時隔多年的小櫻,監督依然是淺香守生,全金屬狂潮4,編劇與聲優也維持原樣

2018年的哆啦A夢劇場版《大雄的寶島》,觀影人數超過428萬,打破了29年來的系列記錄。取得如此佳績,有被感動的成年老粉絲的巨大功勞。本作腳本川村元氣就說“公司要求劇本不只要讓小孩子開心,同時也要讓一起來的父母、爺爺奶奶覺得享受”。成年觀眾,同樣也是目標受眾。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這幾年的哆啦A 夢劇場版,收入與口碑都是一年比一年好。這種質量上乘、票房不俗的表現,觀眾願意看,製作方賺得到錢。這種願打願捱的“吃老本”生意,怎麼能夠說不好?

文藝復興,應該復興什麼?

經典作品的重生,總是伴隨著巨大的改編壓力。觀眾對回憶的美化,是個難纏的對手。媒體設備的進步,也讓畫質要求升高了很多。合格線如此之高,重製作品經常讓人褒貶不一。但是我認為,這場“動漫文藝復興”,並沒有滿足於“單純還原原作”。

 

歷史上的“文藝復興”,雖然汲取了希臘、羅馬的營養,卻沒有原樣重現過去。2018年,動漫領域“文藝復興”,在學習與繼承之外,同樣也能看到新的思考。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本季的拳擊動畫《MEGALO BOX》,就是這樣一個意外之喜。這部新番,原作是50年前開始連載的漫畫《明日之丈》。這次改編、故事設定徹底翻新,從戰後的日本,改到賽博朋克風格的未來世界。但同時,動畫依然是宿命對手相互競爭的框架,登場人物的性格,也是硬派裡面透著帥氣。不但音樂酷炫,故事講得有條不紊,作畫也很紮實。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導演森山洋,是第一次擔任監督。這種大膽改編,明明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但帶給人的感動卻又無比熟悉。

 

前幾年,改編赤塚不二夫搞笑漫畫《小松君》的《阿松》,也是這樣的顛覆式作品。雖然換了主角,背景也放到了現代。但無厘頭惡搞的態度,與毫不留情的自嘲精神,卻被得到完好的繼承,商業上也頗為成功,掀起了新一波的熱潮。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記憶當中的美好,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精神內核。當年那些年輕的的觀眾,走上社會、變成了消費者的同時。曾經被感動的一部分人,也變成了新一代的創作者,他們主導的重製動畫,反而能不只是照抄形式,還原原作精神。名作翻拍,是新老創作者的合作,也是一場講故事方法的對決。

歡迎復興的另一個理由

我歡迎名作翻拍,還有個比較私人的理由。就是這些翻拍動畫,給觀眾提供觀看經典的契機。雖然原作粉絲一直不停安利,說類似“不看吃虧!”、“絕對是曠世名作”這樣的話,那些說法估計也沒有虛假。但是動不動幾十卷的大部頭,總給人巨大的心理壓力。一口氣買下來,經濟上也是不小的開銷。同時也不能保證那些作品,真的符合自己的興趣。於是許多名作,變成了“一直沒有開始讀的名作”。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對我來說,剛宣布動畫化的《BANANA FISH》就是這種作品
2018年,動漫是文藝復興,還是迴光返照-大和小站

同時,改編動畫就算不夠完美,也不會影響老作品本身的魅力。對我而言,這幾年的《LEVEL E》與《寄生獸》TV動畫,雖然算不上無可挑剔,但用來推薦,這些動畫也足夠有趣了。

說到最後,綜合以上論點,時代推動下的這場動漫文藝復興,雖然未必產生自進取的環境,但在滿足老觀眾需求的同時,也有進取的新興創作力量。同時,還給沒有看過的觀眾,一個發掘名作的機會。這麼說來,這場動漫時代的文藝復興,意外地很值得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