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制度與大革命》這本書是我一位玩的得很好中二朋友(特別喜歡飛天小褲褲裡的那個法國妹子2333)推薦的,感觸頗深。為了以後讀書的思緒和練習寫文章,便決定以後將自己對每一本看過的書進行總結並寫下所思,由於本人才學淺薄,如有不足也請各位補充。

一、托克維爾———大革命悲壯的見證者

在“譯者序”與前言中,我們看到了一位面對革命時代的見證者和經歷人。托克維爾有著跌宕起伏的一生,出身貴族的他歷經了法蘭西的五次政治更替。在大革命的舞台上,他渴望用自己的力量和激情塑造出一個新時代的法國。而當現實的瘋狂與殘酷使得革命越來越偏離他預想的時候,他悲憤地發現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改變革命車輪的方向,並對政治倍感失望。1851年路易·拿破崙締造了法蘭西第二帝國後,認識到自己擅長“思想勝於行動”後淡出政壇,並開始潛心研究大革命本身。

《舊制度與大革命》觀感序章——法國大革命的特點與成就-大和小站

悲情的托克維爾

《舊制度與大革命》分為了兩編。第一編直接討論了大革命的本身,提及了大革命的目標、性質、起因及其成就,它貴在毀掉那些貴族特權和等級制度。第二編是全書主體,講述了大革命在舊制度中爆發的原因,刻畫了大革命的方方面面,解釋了為什麼大革命會在法國這樣一個國家爆發,為什麼改革反而會加速大革命的到來,同時還表明作為大革命成果之一的中央集權制度其實早就在舊有的製度中佔據優勢。

本文序章從前言及第一編開始講述,並結合自己的思想進行總結。以作者自己的話來總結一下大革命的功過:

當我考慮到這場革命摧毀了那樣多與自由背道而馳的製度、思想、習慣,另一方面它也廢除了那樣多與自由所賴以生存的其他東西,這時,我便傾向於認為,如果當初由專制君主來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們有朝一日發展成一個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權的名義並由人民進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們成為自由民族。

二、大革命的經過與人們的認識

從托克維爾的講述中可以看出大革命的經過雖是摧枯拉朽,但其起因、經過、結果可以說是十分奇妙的,從民眾的狂熱到貴族的後知後覺,從最初以為的日常的暴動猛然間變成了一場顫動了整個歐羅巴的劇烈地震。而在對這一個個歷史瞬間的反思中,能看到革命的種子已經在舊時代時悄然種下了。

大革命從時間段上可分為完全不同的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法國人想將舊社會的一切對摧毀,不留半片殘磚斷瓦;第二階段,他們忽然發覺了一些東西不應拋棄,而力圖恢復,舊制度中許多法律和政治習慣,在1789年銷聲匿跡後,過了幾年後又重現於世。

大革命從開始之初便是耐人尋味的,各個國家的大臣在革命前都未曾感受到威脅,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革命僅僅只是一場週期性的疾病,甚至於想從大革命中坐收漁翁之利,聯合起來分一杯羹。法國的國王和貴族則是渾然不知,長期的特權享受彷彿是讓人逐漸昏昏欲睡的葡萄酒,讓領主與權貴浸泡在美酒的芳香之中,逐漸的喪失了感知環境的能力,而甚至於某些貴族在啟蒙思想家鼓吹廢除封建特權的講演上拍手稱快。閉塞的上層階級難以辨認老百姓發生的一切,身居高位者在荒誕的安逸中暢談著美德與忠誠。而路易十六與貴族們自以為事的新改革最後反而促成了革命的發生。

《舊制度與大革命》觀感序章——法國大革命的特點與成就-大和小站

革命勢如破竹般推翻了一切

而在當革命逐步浮出水面,其可怖的面容也漸漸顯露,它迅速摧毀了舊有的機關與體系,進一步改變了風尚習俗,直至語言也被重新塑造。面對這些突如起來的一切,各國的人們頓時驚慌失措,他們將大革命視為魔鬼,將人類社會推向徹徹底底的崩潰。狂熱的革命人群則將視作福音,他們追求著屬於他們虛幻的夢,企圖將一切陳腐的家具扔出屋外,實現真正的自由與平等。

革命一氣呵成地摧毀著舊有事物,帶來的卻是一隻紮根在舊土地上的龐然大物。社會上所有零散、分裂的力量被中央政權吸引過來,吞併為一個整體,政府權力機關替代了原有的貴族制度,高低不同的社會階層現趨於平等,地方特權被統一的規章制度取代。正當革命的人們原以為自己已經建立了自己幻想中的心世界時,渾然不知主子灌輸給他們的錯誤思想與舊有觀念依舊束縛著他們,人們行使自由權時,竟然也把奴隸的善惡搬了出來。人們原以為的誕生於革命的一切新事物,其真面目依舊來源於歷史長河的上游,人們保留了機器,僅僅是扔掉了產品。吱吱嘎嘎的老舊建築被粉飾一新後重新屹立在法蘭西。

三、大革命如同宗教的使公民意識深入人心

在大革命期間,人們彼此接近或彼此分裂,它超越了地域與民族的界限,使公民意識深入人心。而這樣的特性唯有宗教革命才能類比。

宗教有一個基本特質,那便是普世性。宗教將人本身作為思考的對象,而忽略了國家的法律,習俗及傳統,強調了人類共同的特質,。它闡釋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及基本義務,調整了人與絕對精神的之間的關係,其行使準則來源於人類共同的內心深處。而一個宗教越具備這樣的精神,其傳播範圍越是廣泛,

同樣是闡述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革命本身同樣忽略了國家與地域習慣,作為嶄新的宗教廣泛傳播。大革命解釋了什麼是公民,認為公民應當超越具體的社會形態,天賦人權的信念深入人心。其既無上帝,也沒有許諾的天堂,其志在現世,而非來世。

看到公民意識深入人心的時候,我忍俊不禁,最初看到這一句話的時候還是在初中的歷史書中:辛亥革命的影響讓民主共和的觀念深入人心。同樣是社會變革,同樣是波瀾壯闊的大革命,兩個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革命思潮所宣揚的竟如此相似,可以說追求自由的思想是全世界民族共同的願望。正如同書中所述:

在某些年代,人與人之間一度隔閡頗深,導致了對全人類普遍適用的信條對於某些人來說竟成了無從理解的空想。然而在另一些時代裡,這些信條的朦朧輪廓只需要遠遠地被人們眺望一眼,人們便立即能夠辨認出來並趨之若鶩。

四、大革命一夜間摘除了舊器官,而在舊土壤上長出新芽

有很多人認為,大革命的目的是在於摧毀教會權威,是放任自由,是使無政府主義大行其道,更甚革命會動搖西方文明所繼承的所有特質。

相反,在大革命之後人們重新捧起了宗教,代替貴族特權的是一個高度集權的中央政府,政府將國家作為一個整體,代替了無用的貴族階層,法蘭西的舊土壤依舊沒有沒捨棄,在廢除了雜稅及特權後剩下的是更為精簡的權力機關。政府權力如同龐然大物一般的矗立在人們的面前。

《舊制度與大革命》觀感序章——法國大革命的特點與成就-大和小站

特權與課稅對平民的壓迫

大革命至始至終的目的僅在於摧毀那個千年以來統治大部分歐洲人民的,一般被稱為封建制度的那些制度。中古制度幾乎裹挾了歐洲當時的一切事物:試想一下正當普通的法國人民渴求用自己的努力獲取財富的時候,那些討厭的舊鄰居利用自己的特權向他們問吃問喝,形影不離,如同一隻寄生蟲寄生在最沒有能力創造財富的階層之上。而這一套與古老體制相符合的全套思維模式、情感理念、行為習慣等深深地紮根於土壤中,有且只有一場強而有力的暴動,才能真正摧毀或摘除這些病變、衰老的,某些器官。

五、大革命的深刻反響

縱觀法國大革命的進程,整個大革命可以說是勢如破竹,一夜之間撼動了整個歐羅巴。有人認為大革命的思想是完全嶄新的,是啟蒙思想帶來的福音,是新時代的反抗,而實際上大革命的思想早已在中古時期孕育在這悠久的土壤中。革命的本質是一件漫長而巨大的工程到了階段,其具備的心生事物比所有人都認為的少得很多,正如同被積壓了幾個世紀的洪流般,在這一刻瞬間爆發出所有的力量,推倒了一切,大刀闊斧、毫無顧忌地完成了整個事情。

對比一下法國人的老鄰居英國。此刻我又想起了我的初中歷史老師所講的英國和法國資產階級革命的不同,一個艱難曲折,一個摧枯拉朽。或許比起法國人的熱情浪漫,英國人就顯得拘謹保守,實際上兩者革命的本質是相似的,英國的封建制度已基本死在17世紀,:古老的統治貴族幾近消失,貴族政體已經被打開了門戶,財富的異軍突起早就了一個新興的強大勢力,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賦稅特權消失,而出版和言論全所未有的自由。不同於法國革命,英國革命是將這些新事物一點一滴地輸入不列顛衰老的身體,使之免於死亡,並逐漸煥發活力,遺留了某些古老的形式,但注入了更多的新時代力量。

英法兩國的革命,其理念皆為剔除舊土地上阻礙自己前行的特權與腐朽後,再將自己文明的特色重獲新生,一個有著當地文化特色的國家現代化製度由此誕生。我不由得想起,我們的國家誕生前經歷的那些坎坷,我們敬愛的主席同志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提到過:

廣大的農民群眾起來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乃是鄉村的民主勢力起來打翻鄉村的封建勢力。宗法封建性的土豪劣紳,不法地主階級,是幾千年專制政治的基礎,帝國主義、軍閥、貪官污吏的牆腳。打翻這個封建勢力,乃是國民革命的真正目標。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農村革命是農民階級推翻封建地主階級的權力的革命。農民若不用極大的力量,決不能推翻幾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權力。

這篇報告深刻的提出當時中國的社會是需要一場革命暴力來挽救的。在辛亥革命及北伐戰爭後,民主的觀念深入人心,農民打倒了土豪劣紳,得到了屬於自己支配的土地後,開始盡全力捍衛自己的權力,而革命後誕生的是一個嶄新的中國。這場革命與法國大革命的本質是如此的相似,可見民主的思想是跨越文化、跨越地域的。

六、大革命的共同與不同

  大革命的本質是暴力。暴力的對象既是存在於舊時代的腐朽與特權,這樣的精神與本質在各個國家都有誕生,而各個國家文化的特殊性又使得這些相同有所不同,有的國家選擇與舊貴族妥協,讓國王繼續帶著王冠;有的國家則一瞬間將國王與貴族掃地出門;而有的國家在完完全全踏入新土地的同時,保留著自己的舊信仰。這就是革命的相同與不同。

作者在第二編中講述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同,為什麼大革命會選擇在法國爆發,而革命在法國發生的原因表現了法蘭西在歐羅巴的獨特性。這些內容我會留在後面慢慢分析,也期待對這一歷史時期有興趣的朋友能在討論區與我交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