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北方大部分地區的小伙伴們深深的感受到了來自春天的惡意,本來已經脫了秋褲準備放飛自我了,一場“倒春寒”打的人措手不及,北京等地方甚至都下起了雪,讓人不得不在哆哆嗦嗦中重新翻出了冬天的裝備。

就在我們被這突如其來的寒意所襲擊的時候,一部名為《極地惡靈》的新劇也在大洋彼岸開播了,而比起這個讓人生理上感到寒冷的春天,這部劇能讓人在心理上,感受到更加刺骨的寒冷。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極地惡靈》改編自美國作家丹.西蒙斯同名小說,而小說的故事內容,則來自於人類歷史上的一起真實發生過的離奇事件。

1845年,英國皇家海軍少將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率領128名船員,駕駛“幽冥號”與“驚恐號”兩艘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鐵甲艦組成探險隊,意圖探尋一條經由北冰洋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之間的捷徑,這條捷徑被稱為“西北航道”。在人們的歡呼聲中,這支裝備精良且攜帶了三年口糧的探險隊駛離英格蘭港口,向北極進發,然而次年9月份後,這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最富足的探險隊,與外界失去了一切聯繫。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此後,英國皇家海軍展開大規模搜索,但只找到一名神誌不清、以人肉為食的被遺棄船員。上個世紀80年代,人們又在加拿大北部冰原上發現了三具屍體,經鑑定他們就是那支消失的探險隊的成員,死因是肺炎和鉛中毒。2014年和2016年,加拿大又先後找到了“幽冥號”和“驚恐號”的殘骸,然而包括富蘭克林爵士在內的一百多名探險隊員去了哪兒、探險隊究竟遭遇了什麼,卻成了人類歷史上一個永遠的謎團。

單是看歷史事件,就足以讓人感覺心頭一寒。要知道如今零下幾度的氣溫就讓我們感覺無法承受,而當年只有簡單取暖系統的那支探險隊卻在北極難以想像的刺骨寒冷中呆了兩年,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被遺棄的船員成為“食人族”?這讓人想來不禁毛骨悚然。

作為原著的作者和本劇的編劇,丹.西蒙斯把關於這支探險隊的遭遇的想像展現了出來。根據推測,由於北極地區的嚴寒,這支探險隊當時被凍結在北冰洋厚厚的冰層之中,因此丹西蒙斯給他們創造了一個伴——一直比熊體型大三倍的智慧又嗜血的怪物。而如今這部劇的第一季已經播放過半,讓我們看到,毀滅這支探險隊的,可不僅僅是一隻怪物這麼簡單。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的確,這支怪物是整個探險隊表面上的最大敵人,它有著驚人的力量和智慧,總是神出鬼沒,不斷的殘殺著船員們。到目前為止,這只怪物做出的最血腥的事是把兩名船員整齊的切開,然後將兩人的上下半身再拼成一個人,其血腥和殘忍的程度,讓人情不自禁的產生一種涼至肺腑的恐懼,而正是這只怪物的出現,也導致了整個隊伍的核心領導人——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的消失。

如果僅僅是怪物,還不至於導致這支探險隊的滅亡,比怪物更恐怖的東西,則是來自探險隊內部。由於被冰層困住,整支探險隊其實是被困在一個大型的密室之中,因此時間一長,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便開始顯現,衝突的出現,才是這支隊伍走向崩潰和滅亡的最大威脅。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目前這部劇播到了第五集,整支探險隊還都處於一個自上而下的完整指揮體系之中,然而不滿和抗命行為已經出現,這在之後將會不可避免的引發一場大矛盾。而除此之外,還有更要命的事情,船上雖然攜帶了三年的食物,但大量罐頭的包裝出現問題,食物開始變質,而包裝中的鉛也開始滲入食物之中,鉛中毒開始在船員中蔓延,而鉛中毒的最大表現,就是產生幻覺。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本來長期被困於寒冷的冰面就足以讓人精神崩潰,如今鉛中毒又導致人們開始不斷出現幻覺,此時的探險隊已經不再是一座嚴實的堡壘,而是一個隨時可能劇烈爆炸的火藥桶。

“ 克蘇魯神話之父 ”洛夫克拉夫特說過:“ 人類最古老而又最強烈的情感是恐懼,而最古老又最強烈的恐懼是未知。 ”而這部劇則完全掌握了洛氏恐怖的精髓。在前幾集中,根本沒有出現怪物的模樣,卻處處都透著讓人心驚肉跳的未知恐怖:突然吐血的船員、臨死前看到的恐怖幻覺、艙底奇怪的響聲、死者無法合上的雙眼、獸皮外噴進的恐怖氣息等等。而這一切又夾在煩悶瑣碎的船隊生活和領導層的爭論之中,一切看似不起眼,又讓人感覺到一種步步緊逼的恐懼。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

有意思的是,在本劇中,出演探險隊領袖約翰.富蘭克林的是英國演員塞倫·希德,而他在這之前曾飾演過《權力的遊戲》中的“野人之王”曼斯雷德。在《權力的遊戲》中,他飾演的曼斯雷德帶領著野人大軍在塞外的冰天雪地之中頑強的生存,最後為了野人的生存被活活燒死;而這這部《極地惡靈》之中,他飾演的約翰.富蘭克林爵士也是帶領著龐大的隊伍在北極的冰天雪地之中頑強生存,並最終為了保護船員丟掉了生命。前後角色雖然不是一個世界,但境遇和命運卻幾乎相同,真是太微妙了。

這部《極地惡靈》,不但在心理上營造除了讓人膽寒的恐懼,在視覺層面上也讓人感到徹骨的寒冷,比如凍傷的腳趾、呵氣成冰的極度寒冷等,可以說,在看這部劇的時候,觀眾的心始終是被一股寒氣圍繞著的,讓人在看的時候彷彿身臨其境,回到了一百七十多年前,跟隨著這些消失在歷史中的船員們,共同體驗著徹骨的寒冷。

《極地惡靈》:一部比這個春天還要讓人寒冷的美劇-大和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