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高畑勳,感謝你柔軟了我們的童年。

原创 大和小站編輯部  2018-04-09 23:56 
阿里云免费代金券,购买阿里云产品前先领券更优惠!

2018年,是高畑勳作為導演出道的第50個年頭。

比起「動畫大師宮崎駿」,「高畑勳」這個名字更像是讓人感到熟悉卻總也記不起面龐的某個老爺爺。觀眾們或許不了解他,但《螢火蟲之墓》中哥哥為了妹妹收集漫天飛舞螢火蟲的悲涼、《歲月的童話》中妙子與秀二在夕陽下暗生的情愫、《平成狸合戰》中狸貓們為了守護住所而奮起的身姿,還有《輝夜姬物語》中女孩美麗容顏中透露出的無盡落寞,都在無數人心中留下了印象。而這些作品,都由高畑勳執導。

《螢火蟲之墓》1988年

《歲月的童話》1991年

《平成狸合戰》1994年

《輝夜姬物語》2013年

就在前幾天,這位一笑起來眼睛就瞇成了一道縫的老人,帶著他的動畫童話,去往了天堂。4月5日,吉卜力工作室發布消息,導演高畑勳於1:19在帝京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因肺癌去世,享年82歲。告別會預定在5月15日舉行。吉卜力工作室鈴木敏夫表示:「因為他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所以覺得很遺憾。與宮崎駿商量後,吉卜力決定為他舉行盛大的告別儀式。」

高畑勳(1935年10月29日—2018年4月5日)

高畑幼年時期在岡山長大。40年代,時值太平洋戰爭,岡山作為日本南進基地遭遇美軍襲擊,他也經歷了這場觸目驚心的「岡山大空襲」。在槍彈雨林中逃竄、看到無數屍體,這份戰爭體驗在高畑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痕跡。這些經歷在高畑執導的《螢火蟲之墓》中也多多少少有所體現。

《螢火蟲之墓》1988年

戰後,高畑進入東京大學念法語,讀書期間,一部叫做《國王與小鳥》的法國動畫電影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完第一遍時高畑著實受到了衝擊,他之後還多次去電影院邊看邊做筆記,甚至還自己扒了劇中曲子的樂譜。

《國王與小鳥》法國

大學畢業後,高畑直接去了正在募集助手的東映動畫,這份契機後來成了他職業生涯裡很珍貴的經歷,但據本人所說,這完全是當年的一個「偶然」事件。

東映動畫作品《花仙子》

東映動畫作品《龍珠》系列電影

東映動畫作品《美少女戰士》系列電影

*東映動畫成立於1948年,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動畫製作公司之一。

「當時怀揣的心情只是:可能會挺有趣的吧,以這種程度去參與募集,沒想到就合格了。因為我想過節電主義的人生,也沒有再去參加別的就職活動。」最初進公司的時候,高畑有近一個月的時間都在乾著雜活,學習攝影裝備、也要畫動畫。「自己的志向明明是動畫導演,也只能自己這樣暗暗抱怨。」但正因為在那個包容力很高的年代,能學到的東西才非常多。

高畑勳正在創作

高畑勳

就在高畑入社的前一年,東映製作了日本首部長篇彩色動畫電影《白蛇傳》。看到這部作品,另一位青年也將進入這個公司作為自己的志向,他便是當時還在上高中的宮崎駿。

《白蛇傳》1958年

宮崎駿(左)與高畑勳(右)

「目標是成為日本的迪士尼」,在這樣的東映動畫公司,高畑與宮崎駿相遇了。

在這裡,高畑是宮崎的前輩,兩人也開始了搭檔交流與合作。1964年,高畑首次執導動畫《狼少年》(第14話),1968年又執導了電影《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這部作品也是他與宮崎搭檔完成,因為註重細節,在時間上大幅推遲,也導致了上司的遷怒。但正是通過這部作品,他們結識了鈴木敏夫。

宮崎駿(左)、鈴木敏夫(中)與高畑勳(右)

《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

離開東映動畫之後,高畑憑藉之前的經驗又陸續執導了《阿爾卑斯山的少女》、《三千里尋母記》、《紅發少女安妮》這些大火之作。

《阿爾卑斯山的少女》1974年

《三千里尋母記》1976年

《紅發少女安妮》1979年

但高畑對那個時期的作品似乎並不太滿意。「《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是按照『大人想要她有這樣的反應』而塑造的,和爺爺在山里再會之時通過飛過去擁抱這一點來展現出她全身的喜悅,雖然不討厭這樣的表達方式,但我應該也不會再用了。」

《阿爾卑斯山的少女》劇照

雖然大人們看到時的反應是「這真是個好孩子啊」,但孩子們看到的反應卻是「我應該是不會變成這樣的吧…」,對高畑來說,孩子們的反應似乎更加重要。

高畑勳(右)

1985年,高畑與宮崎駿一同參與了吉卜力工作室的成立,同一時間他也在著手將野坂昭如的自傳小說《螢火蟲之墓》動畫電影化。

《螢火蟲之墓》

在太平洋戰爭中掙扎的兄妹,哥哥清與妹妹節子所遭遇的悲劇,高畑通過動畫將作品中的真實性表現了出來。在劇中登場的讓人印象深刻的佐久間罐裝水果糖,把動畫展現真實的可能性再次拔高。這其中也是高畑自己親身經歷戰爭的流露。

多次出場的佐久間罐裝水果糖

「公開之前我曾經憂慮過是否應該讓孩子們來看,這部也是和《龍貓》一起上映的,如果不小心先看了《螢火蟲之墓》的人感覺有點可憐呢(笑)。」在那個時代,「動畫是給孩子們看的」這樣的觀念比現在重很多,將戰爭的悲慘不留餘地地描寫出來,《螢火蟲之墓》也因為給孩子們帶來很大的衝擊被批判過。但逐漸這部電影也成為每到夏天電視裡都會放送的定番。

「再也不要讓這樣悲慘的事情發生,向孩子們傳達這種反戰的理念,我認為這是使用動畫很有意義的方式。」

 

1999年,高畑開始著手《我的鄰居山田君》。這部作品本是在朝日新聞上連載的四格漫畫,幾乎是無法動畫化的素材。「這個到底要如何變為動畫電影?」連高畑自己都感到很頭疼。但儘管如此,高畑還是選擇了挑戰它。

在鉛筆劃上用水彩繪畫工具來上色,簡單又新奇的表達方式。這也成為吉卜力首部全數字化處理的作品。

「現在的動畫在現實的基礎上構建了過於縝密的世界觀,為之沉迷的人也越來越多。《山田君》的話,我更想描繪一個非封閉的奇幻世界,其中的角色也並不是某一個人,而是你身邊會出現的某一類人。」

 

《山田君》公開14年後,又一部名作誕生了,那便是以「竹取物語」為主題的《輝夜姬物語》。

《輝夜姬物語》2013年

輝夜姬為何會來到地球?通過月亮與地球對比,突出活著的喜悅與悲傷。

「這是動畫導演高畑勳的集大成之作。」許多人都如此評價道。

 

宛如日本傳統的「鳥獸戲畫」,單純的手繪風。水墨與色彩的搭配則表現出了自然又豐富的情感,《輝夜姬物語》無疑給觀眾們帶來了一場全新的體驗。

即使不是「纖細的描寫」,也能捕捉到登場人物的性格特徵,這正是高畑心中想要呈現的故事。

私底下的高畑很喜歡讀書和音樂鑑賞,因為對樂理有一定了解,在久石讓創作《風之谷》、《魔女宅急便》等作品配樂時,他還多次參與處理配樂的事情。

久石讓與高畑勳

「動畫並非空想。」

曾經「不是給大人看的」動畫,現在已然超越了世代,成為被大眾愛著的「藝術」。高畑最初的那份心意,也通過他的作品讓人們有所了解。

高畑勳年輕時候(二排正中)

「高畑有多細緻呢,為了確認顏色,他曾經親自跑到山形市的花田裡,用紅花來染透純白的手帕,這一點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荒井幸博曾這樣評價他。

追求著極致與現實性,卻在作品中給人們帶來溫暖的高畑,他的生涯中從未停止過探索,用超現實的童話,編織了一曲又一曲平凡悲傷的歌。

「只有陽光而無陰影,只有歡樂而無痛苦,那就不是人生。」——高畑勳

本文地址:http://www.diliqili.com/46783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大和小站的公众号,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和小站編輯部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腾讯云免费代金券,购买腾讯云产品前先领券更优惠!
阿里云免费代金券,购买阿里云产品前先领券更优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