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號的早晨,我睡醒刷資訊時,看到了一則消息。

“高畑勳老師逝世,享年82歲。”

我的當下反應是不相信,怎麼就,怎麼就,這是真的嗎?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上面這張圖從左到右是宮崎駿、鈴木敏夫和高畑勳,他在中國的名氣遠沒有宮老爺子大,但事實上,是他挖掘了宮崎駿的潛力,是他幫助鈴木敏夫成為一名優秀製作人,是他扶持名不經傳的久石讓變成音樂大師。這是我喜歡高畑勳的原因之一,我愛他明明實力不輸給任何人卻被強大的光環掩蓋住,是帶了遺憾和悲情的喜歡,是深藏功與名的喜歡。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吉卜力出品就是宮崎駿出品,天知道我誤會了《歲月的童話》和《平成狸合戰》有多久,現在想起來其實也不能去責怪什麼,畢竟宮崎駿這三個字到最後已經不止是代表吉卜力了,甚至已經成為日本動畫業一個時代的代表。

等到後來,才慢慢地註意到原來監督表上寫的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高畑勳。我曾經安利過兩次高畑勳老師的作品,一部是1999年的《我的鄰居山田君》,另一部是老師最後之作《輝夜姬物語》,如果可以接下來我想再一次把老師的作品挨個說一下,就像當初我一篇一篇把今敏老師的作品補齊一樣。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說起來高畑勳和今敏倒是有共同點的,那就是虛幻世界裡的現實感,雖然兩者在表達手法上有很大的區別,但是傳遞出來的感覺是比較相似的,而這種感覺是比較合我胃口的。

高畑勳是宮崎駿的前輩,兩人合作時間很久,風格也互相影響,而且因為是同個工作室,製作團隊也互相有交集,所以動畫風格看起來是很相似的,只不過宮崎駿偏向幻想題材,也喜歡講述很多道理,高畑勳則是喜歡現實題材,也喜歡避而不講除了內容本身的其他東西。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就連《螢火蟲之墓》這樣極具代表意義的厚重感題材,高畑勳老師也否認他有反戰意識在裡面,他不喜歡給自己的作品打上標籤,他除了對寫實有偏好以外,其他都隨緣,他的作品裡是比較零散的,不擅長瘋狂煽情,所以這也是我認為高畑勳不像動畫大師的主要原因。

之前我在安利《我的鄰居山田君》時說過高畑勳缺乏大師的“傲慢”,他太沒有鋒芒了,細數那些動畫大師,其實都是極其有個性的,但是當我去了解動畫背後的高畑勳,去看採訪去看別人對他的評價,才清楚為什麼動畫是這個樣子的。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無論什麼行業其實都是成績說話,《我的鄰居山田君》票房慘敗讓高畑勳慢慢邊緣化,之後憋足8年之久的《輝夜姬物語》卻又遇上《起風了》,結果仍是不敵,高畑勳老師不像宮崎駿老師有非常強烈的執念。

他比較隨緣,也比較不迎合人,所以只有他才會去做毫無高潮點的日常山田君,才會去做古老的慢節奏傳說輝夜姬,才會去做色調冷淡的虐心平成狸,才會去做平淡簡單樸實無華的歲月童話。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

所以在被掩蓋了光芒之後,所以在票房成績並不理想之後,他漸漸地,慢慢地,不那麼頻繁不那麼積極地去做動畫了。

所以這才是,高畑勳。

從此歲月再無童話,從此螢火蟲沒有墓!-大和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