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到「网吧难民」由于工作不稳定,收入较低,被逼在网吧、快餐店,甚至是街上留宿。可能有人抱有疑问︰东京也有一些月租几万块的小房间,生活省一点应该可以负担房租,为何这些人宁愿留在网吧呢?实际上,一些因素限制着「网吧难民」,令他们无法租屋。

难以「上楼」的网吧难民-大和小站

在日本,大部份情况下,租借房屋需要先支付「敷金」及「礼金」,一般分别为一两个月的房租。前者是类似保证金的意义,在退租时用于维修及还原房屋,而后者则纯粹是对房东的谢意。另外,租屋还需要担保人(亦可花钱请公司作为担保),而房东亦未必愿意租出房子予收入不稳定的人。

在东京都的调查里,363位「住居丧失者」之中,超过6成表示自己无法负担前述的租屋初期费用,而找不到担保人的,亦有30.9%。

难以「上楼」的网吧难民-大和小站

在电视台采访时,有「网吧难民」认为住在网吧生活不算太贵,而被看成「网吧难民」的典型例子。实际上,有相同看法的「网吧难民」是少数︰只有5.5%的受访者觉得「租房子住是浪费房租和电气费用」。大西理事长也指出,在网吧生活,有很多额外的开支,例如日间工作时,要存放私人物品,便要使用投币式储物柜。要保持一定程度的卫生,也要使用付费淋浴间及洗衣机等。另外,他们亦难以找到地方煮饭,只能倚靠外食。结果,即使有一定的收入,「网吧难民」亦难有储蓄,无法「上楼」。

低收入及没有储蓄亦影响了「网吧难民」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即使转职到更好的工作,在工作过渡期间,「网吧难民」很可能要经历一段没有收入的时间,一般而言可长达两个月。欠缺储蓄的话,便难以转职。有些「网吧难民」会尝试向借贷应急,调查结果显示,近4成的「网吧难民」有借贷,奖学金、朋友等来源各占不足1成,而向「消费者金融」(合法的高利贷)借款的占24.5%,平均借贷额高达99.6万,可谓泥足深陷。在这种情况下,难以想像他们能脱离网吧及欠债生活。

难以「上楼」的网吧难民-大和小站

调查亦有询问受访者最初失去居所的原因。超过一半的受访者是因为失去工作,以致无法支付房租(32.9%),或被逼迁离员工宿舍(21.0%),才变成「网吧难民」。可见,工作及收入是最关键的因素。调查亦发现大部份的受访者学历为「高校中退」(19.6%)或「高中毕业」(51.2%),大学毕业的仅有1.1%。总体来说,「网吧难民」主要为学历不高、工作不稳定的人,说「希望他们好好工作」完全是偏离了现实。

调查显示,超过4成的网吧难民认为自己找不到能商量事情的人,另外35.3%的受访者则会找朋友商讨。大西理事长认为,正是像电视节目中声称「网吧难民」没有好好工作这种看法,窒碍了他们寻求协助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