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紀念押切蓮介原作電影『三角草的春天』公開,押切老師和『小說三角草的春天』作者黒史郎的談話活動,3月27日在東京文祿堂高圓寺店舉辦。我們之前也對這部電影和漫畫做過介紹,大家可以點擊『三角草的春天』查看,簡單來說這就是一位轉校後找到校園欺凌的女孩家人遭到慘死,最後血腥復仇的故事。

本次活動售票半日之內就售完。電影是4月7日公開,不過席位上聚集了很多看過試映的熱情粉絲。對於電影押切說“很有趣。有看過試映,但沒在大熒幕上看過。或許要花錢再去看一次”。黑說“受到小說化工作的拜託,想著該怎麼辦才好一邊看完的。不過得到了很大的靈感,我想對於小說的影響也很多”。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押切“去看拍攝的時候,能聽到動物的聲音,想著這是什麼,結果是流美(大塚れな)的哭泣聲。那一瞬間,覺得這部電影真厲害啊,滿是期待” 。對於預告視頻中,京子被捲入除雪車中的畫面,講述“雪比預想得還要染得血紅”。電影製片人田坂公章透露“那個畫面的拍攝是一次成功。雪染成血紅的瞬間,大家明明還是在拍攝中“哇”的叫了出來”。黑說“因為那是名場景啊”“如果有應援上映的話,在那裡觀眾或許會喊起來。與犧牲者一同悲鳴”。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押切蓮介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黑史郎

通篇殘酷的本作,但押切好像有些不一樣的看法“原本我是搞笑漫畫家,不過『三角草的春天』我是打算認真畫下來的。可是變成電影的時候,滲透的搞笑味道又傳遞出來。特別是,春花滿身是泥走在回家的路上,來迎接她的祥醬擔心地說“姐姐!”抱著她的場景。走在後面的母親也一起抱著。然後,雖然沒有出現在視頻中,但是是有的哦。父親也出來,擁抱著3人。“原來你也在啊”,看了這個畫面笑出來。大家,也請一定帶著這個想法去看”。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黑寫的小說『三角草的春天』也成為話題。黑說“我的身邊也有『三角草的春天』的狂熱粉絲,所以我想要是惹怒了這群人可不要殺我啊。我也非常喜歡『三角草的春天』,所以盡量不加入自己的妄想傾向。不過押切先生希望我加入一點初見般的元素。對於我來說,全員都是主人公,對於主要之外的人物也都有留戀,所以盡可能地加入了關於他們的日常、沒有描繪的側面的台詞”。對於這樣的黑,押切稱讚“感覺是補足了我的原作中沒有描繪到的點。一邊讀一邊想著“我描繪了相當好的東西啊。不過漫畫裡描繪了這種事嗎”,完全不是我的語言(笑),全部是黑先生的力量”。押切又說“小說是一種既尊敬漫畫又尊敬電影的印象”。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話題移到原作,黑問押切『三角草的春天』誕生的契機。押切回答“想要做點超出自己能力的事。一直只畫搞笑漫畫,想要畫出搞笑的漫畫來以此誇示”。問到標題的由來,“在遊戲中知道了有一種叫“雪割草”的花,查閱花語的時候,想著如果以此為故事一定很有趣。要是能構建出一部以靦腆、信賴為主題的作品就好了。可以雪割草已經是遊戲的名字了,想著該怎麼辦呢,然後知道了還有一個“三角草”的別名於是就這樣了”。黑又問“如果畫『三角草的春天II』,會是一部怎樣的作品呢”,押切回答“雖然有在推特上那樣發言但不是認真的”。斷言“不會畫的”。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實際上,在小說『三角草的春天』的企劃開始之前,押切和黑就是朋友。黑還沒有作為小說家出道的時候,在深夜的高圓寺公園,幾個朋友圍成一圈講怪談,玩捉迷藏,講述了這些回憶。並且,田坂也在23、24歲的時候和押切遇見,是一起打工的伙伴。

校園欺凌漫畫改編真人電影『三角草的春天』押切蓮介&黒史郎懇談會-大和小站

『三角草的春天』是以農村城鎮為舞台,講述遭受同班同學的欺辱,失去家人的少女野咲春花復仇的恐怖懸疑故事。電影導演內藤瑛亮,腳本唯野未歩子,4月7日公開。並且4月3日發售的漫畫ACTION(雙葉社)上刊登作為電影特別篇的押切描繪的8頁單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