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Genital Jousting》直譯就是《生殖器決鬥》。這裡的Jousting特指古代騎士間的決鬥,所以遊戲的玩法也就是一群男性生殖器在互爆。然而,遊戲在Steam上架的故事模式卻帶著一種胡逼卻又細膩的情緒,給了廣大男性朋友一個小貼士:蛋疼了別憋著,該揉的時候還是要揉。希望大家在跟基友享受這款遊戲的多人模式之餘能夠靜下心來看一看一個JJ的故事,或許能對你的生活和周遭社會有所啟發。女生朋友們如果讀了這個故事,也希望你們能夠理解男生們,在他們蛋疼的時候送上溫暖。最後,小生不才,沒法完全用中文還原原文的梗和深意,請有興趣的朋友移步原文。

 

《Genital Jousting》是一個略帶胡逼氣息的多人聚會遊戲。過去幾年裡,多數朋友們可能已經在各項遊戲活動以及Steam Early Access中對這款遊戲有所了解。遊戲中玩家要操作沒有主人但蛋蛋後面有菊花的卡通JJ四處蠕動,想方設法要爆其它JJ的菊花。《Genital Jousting》看上去顯然不是一款嚴肅遊戲,它所帶給玩家更多的是能對著那些胡逼行為傻樂。

《Genital Jousting》告訴你男人是真的會成為傻屌的-大和小站

然而這種對《Genital Jousting》的認識被它的故事模式扭轉了。當這款遊戲在Steam發售時,它為玩家展示了一個適時而又嚴肅的故事,一個關於叫John的哥們儿的故事。不過他的故事也沒啥好多說的,丫就是個煩人的傻屌。

John(似乎是姓Thomas)*是一個中年JJ。再有三個月就是高中同學會了,而他對於曾經的同學們會怎麼看待他感到非常焦慮。他會做被可怕的朋克大隻佬欺負的噩夢,而且夢的結尾總是在提醒他:永遠都不會有人愛上他。

*譯註:John和John Thomas在俚語中都有男性生殖器的意思

從故事的一開始,John就很明顯生活在陰鬱的情緒當中。他一個人住,個人衛生總搞不好,只吃外賣,有一個髒亂差的家,還有一個實際作用是玩遊戲外加擼毛片的書房。更難的是,他想要改變——他想在同學會之前改變這一切,這樣的話同學們就不會用在學校時的那種眼光看待他了。

要說John想邁出的第一步,那就是找個女朋友。

(原作者:有個事兒得說一下,《Genital Jousting》裡面既有男JJ,也有女JJ,我從來沒見過有遊戲是這樣來表現變性的。)

故事中John總是匆匆忙忙地去假JJ測試工廠上班,主要幹的也就是辦公室裡一些平淡無聊的活兒。你也許立刻就會覺得這遊戲會拿這份缺乏異性戀男性魅力的工作做文章,但是在這個世界裡這些都顯得稀鬆平常。

我們的“英雄”經過努力得到了升職的機會,全因他測試了一款極其給力又特別危險的強勁振動器,並且在這過程中受了傷。他最好的哥們儿Sam問他有沒有事,雖然怎麼可能沒事,但因為John不想被認作一個軟蛋,所以他並沒有提及他身體上的痛楚。

《Genital Jousting》告訴你男人是真的會成為傻屌的-大和小站

一次,John約上了他覺得已經妥了的女同事(JJ)出去。他把她灌醉,在吧台浮誇地吹噓了自己一通,然後堅持要送姑娘(女JJ)回家。雖然John在這個醉酒的夜晚已經暗示過了無數次了,然而這位叫Barbara的女同事(JJ)還是沒有在約會之後請John上樓“做做”。

現在的John就是不明白為什麼積累那麼久的友善度都沒能讓他來上一炮。他升職加薪了,他也對姑娘很好,為什麼就是得不到他想要的呢?John特別沮喪,即便那一晚還算不錯。John看著是個傻“屌”,而事實上他也還真是個傻屌。在同學會之前的三個月裡他堅持用著同樣的手段想方設法地去撩妹,結果卻屢戰屢敗。

又一次,John買了各種花哨的玩意兒,約來了個匹薩外賣小妹,想要把她灌醉,結果人家不爽跑了。此後,他毀掉了所有的財產,他憤怒於這些財產並沒有幫助他獲得他想要的東西!沒有支持!沒有愛!也沒有啪啪啪!去他媽的財產!

為了尋找把妹的終極答案,John決定去旅遊,寄希望於旅行的經歷把他變得再有趣一點從而能夠把到妹。他在Tinder (國內同類產品“探探”)上發了自己旅遊的照片,並且約到了一個炮友。但這姑娘只是一個把他當作保姆的單身媽媽,把他帶去前夫(或男友)的婚禮上也只是為了讓新郎吃吃醋。沒有一個刷到的妞能讓John高興起來,或者讓他沒那麼孤獨。

這怎麼看都太不公平了!他有工作有財產有“經驗”,為什麼這些妞還沒有瘋狂的愛上他?John還是個傻屌。

於是他開始瘋狂健身!他開始和他的哥們儿Sam做比較——人家有老婆有孩子。所以,John覺得,只要像Sam一樣就能給他帶來他想要的女朋友。

劇透:並沒有。

Sam陪伴著John走過了他追求愛情的所有心路歷程,給了他精神上的巨大支持。Sam在假期之後打電話給John,就是為了確保那些看上去很有趣的照片實際上萬無一失。John覺得Sam那些關心傻逼感受的行為顯得特別軟蛋。John只有一種感受,想變得牛逼,所以他忙著去幹別的事根本沒有回應Sam。

Sam在健身房問John他到底特麼在幹什麼。John一度考慮要對Sam說真話,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因為他覺得自己來健身房不是為了來當一個軟蛋的。

最後,同學會的日子快到了,John還是孤身一人。他決定當晚灌醉一個妞並讓人家愛上他。他花了整晚要把姑娘灌醉,但是人家都趁他上廁所期間跑了。他想約酒吧服務員就因為他整晚整晚的給別人小費。他去跟別的姑娘跳舞,別人落跑了他還覺得人家是故意裝得很難上手。於是,John被一間又一間的酒吧夜店扔了出去。

大家都太過敏感了!根本沒人有幽默感!也沒人想著要浪!他試著去解釋,去安撫自己。這個世界真是太嚴肅了。John就是個傻屌。

惱怒,邋遢,爛醉,孤單。John蹣跚著向同學會挪動,沉思著為什么生活對他如此不公。他有錢有料有身體有經驗,但是沒人覺得他值得擁有愛情或是性或是二者皆有。為什么生活對他如此不公?

《Genital Jousting》告訴你男人是真的會成為傻屌的-大和小站

當他來到同學會,他胖揍了小時候欺負他的傢伙們。現在他們都成年了,都有了穩定的家庭,跟從前的混蛋們完全不一樣了。而同學會的人們並不認為John復仇成功了,反而覺得他是個敗類。就在他醉酒晃晃悠悠離開同學會的時候,一個他“那些年沒有得到的女孩”來找他了。她叫Harmony。

“Harmony,為什麼在那麼多年前你告訴我永遠都不會有人喜歡我?”

John的故事最終反映了男權意識的荼毒。他懼怕孤單,懼怕被拋棄,懼怕永遠得不到愛,但總是用錯的方式去“補救”——他把女人視為潛在的征服對象,是可以通過酒精、金錢或是外表搞上床的生物。他對男性的理解非常想當然,但雪上加霜的是這一切都被證明是錯的。

從某種角度來看,John成為這樣的原因是他在學校的感情非常不順。在他的記憶中,他童年的夢中情人告訴他根本沒人會愛上他,而這句話一直伴隨著他長大成人。當Harmony出現的時候,我們發現,其實這句話是他對Harmony說的。當初他被拒絕的時候,他告訴他的暗戀,永遠都不會有人喜歡她。這些都為今後埋下了伏筆。John將他的不安和恐懼投向了外界,並且把他自己變成了他預言中的受害者。

John是個成年人了,但是他依然不敢對哥們儿敞開心扉,只是因為他怕被別人認為慫、軟。JJ生來就不該軟,JJ生來就該要硬。男人也應該要硬邦邦,而不是軟趴趴。

《Genital Jousting》的故事模式給了John一個較為積極的結局。他終於意識到了為什麼自己不快樂,因為他覺得敞開心扉是軟蛋才幹的事情。當他回顧自己對Sam的所作所為,他覺得自己真特麼混蛋。

兩個漢子最後一起騎著車,看著夕陽西下。

《Genital Jousting》告訴你男人是真的會成為傻屌的-大和小站

“John,生活又臭又硬,但是那並不意味著我們也得那麼硬。”

在片尾字幕中,我們看到了跟Sam在一塊兒的John,而不是往常那個焦慮的John。這是一個有趣而又暖心的結局:他們雕刻自己的感受,給自己的感受上色,寫詩,他們像哥們儿一樣一起看泰坦尼克號,並且知道男人哭吧不是罪。John甚至在多年後認識了早該認識的Sam的太太和孩子們。John意識到,自己該長大了。

John也去向Harmony道歉了。他傷了她的自尊,拒絕去尊重她不願意做他女朋友的決定,並且把傷害放大,大到最終導致他自己也感受到了同樣的痛楚。

雖然《Genital Jousting》是一款胡逼於表面的多人聚會遊戲,他的故事模式卻表現了更多更深的東西。遊戲表面上通過讓一個JJ去爆另一個JJ的菊花的形式模擬了男權思維的危害,但是它的故事更加細膩地表達了什麼才是男人,以及為什麼男人鮮少進行真情實感的流露。

John有能夠支持他的朋友圈。他有個試著去傾聽他聲音的朋友,並且能夠忍受著他自以為是的行為努力跟他交談。但是他卻不敢接受這樣的幫助和支持,只是因為他對於其男性社會角色的固有假設。

一款遊戲通過描繪一堆JJ來隱晦的表達男權思維的荼毒並不那麼令人稱奇,但有趣的是如何用這樣的符號來終結這種思維的傳播。這個世界告訴John,男人一定要總硬著,男人不可以軟下來,鐵漢不能有柔情的一面。這就是為什麼這個遊戲的關鍵點在於把JJ作為遊戲角色。你永遠要記得,主角是個傻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