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8102年,伴隨著偉大的動畫作品《紫羅蘭永恆花園》播出,人類動畫文明正式進入了“京紫”紀元。未曾想手握“人類聖經”的京紫竟只是“三日王朝”,“霸權”頭銜隨即被“日本動畫國家代表隊”之稱的《DARLING in the FRANXX》接替。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然而動畫文明其餘幾方勢力也不是吃素的,前有同人神話型月宇宙下的《衛宮家的飯》,後有自黑“糞作”反向操作的《pop子與pipi美》。還有各家小眾向動畫作品在各自的領域,不斷攻城掠地。

…… ……

咳哼,以上都是玩梗,下面進入正題。

今年的一月新番,先不論質量如何,起碼各種議論的熱鬧程度遠勝往年。而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圍繞《紫羅蘭永恆花園》和《DARLING in the FRANXX》這兩部作品展開的。兩部作品目前都只放送了3集,孰優孰劣,我們尚且不能蓋棺定論。但即便是放在擁有眾多同樣精彩絕倫表現動畫的這個一月,如果看成是一場動畫領域的吸睛戰爭,京紫和Dift都可謂是主角之一。

很多人眼中,兩者互相就是對手,而在我看來,其身上的相似性與關聯性更是給了我一種“ 命中註定 ”的味道。

且看我細細道來。

1、背景

我們為什麼一開始便給予其如此高的關注度,一切要從兩部動畫的製作背景說起。

首先來看《Ditf》。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這是一張能讓那些“禦宅族”們光看名字就能興奮起來的staff表。

首先“國家隊”一詞,起源來自於這部作品的製片人鳥羽洋典,他在接受訪談中開玩笑說,“ 這部動畫的製作陣容堪比日本動畫國家隊 ”。

玩笑歸玩笑,卻起到了讓吃瓜群眾不明覺厲的效果。

至於具體的資料,還請諸位自行百度動畫製作的各個崗位職能,以及圖中列舉人名和其代表作品。這個解釋起來非常麻煩而又不能一概而論,要是抱著看動畫消遣的輕鬆心態,只需看懂一個簡單的比方。組建一支dota2戰隊,他們是各個位置的明星選手,然而贏得遊戲還是要靠選手們各自的配合與默契,個人能力再強團隊不行是很容易翻車的,這就預留下了看點和爆點。

接著是《紫羅蘭永恆花園》。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原作是多年唯一大賞得主,京都動畫傾力打造,滿世界宣傳,顛覆傳統動畫表現局限的CM,​​現行點映的動畫前三集絕讚好評中。

擁有眾多吸睛條件的京紫,開播前實在是吊足了觀眾們的胃口。

其實在預料之中的,頭銜愈多,期望越高,受到的非議就會越重,正所謂“ 愛之深責之切 ”。

可以說《京紫》和《dift》的起點是十分相似的,帶來高關注的同時必然帶來相對的爭議,甚至雙方宿命般的被當作了比較的對象。

2、爭議

而常作為爭議和比較的中心詞,就是“作畫”。

“啊,這光,啊,這水。”

這句分不清是玩笑還是無知的梗,常常出現在各種分析京紫的文章和視頻中。我們對於用詞和定義的不准確性,經常是引發爭論的原因。尤其是國內,動畫並沒有作為一門被普遍認識的學科,許多當初生搬硬造的詞彙沿用至今,也沒有得到權威的解釋。很多時候便成為欣賞動畫路途中的阻礙,引發很多笑話。

話說回來究竟什麼是“作畫”?

這要從動畫的起源以及製作流程說起,能說的太多以及本人尚且在學習中,以後會整理出一篇學習筆記出來供大家參考。如果去問那些作畫廚大佬,大佬估計只會和你說多去看作畫MAD。

京紫的作畫到底好不好呢?當然是好的,不過大部分人都只說到了繪柄、攝影、構圖、背景等等有多麼細緻入微,這裡有個基本的錯誤,作畫不可能是靜止的畫面,而是動畫中的人或物體的運動狀態。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上面這段,幾乎是京紫目前三集“作畫”最為粗獷的一段,說不定恰恰能選入本月的作畫MAD。

目前尚未看到京紫中京阿尼的全力發揮,所以那些尬吹京紫“作畫”遠超國家隊的朋友,不如去好好回顧《聲之形》這部作品,裡面才盡是京都式作畫的魅力。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上圖截自gigguk毒舌老外關於2017年最佳動畫作品視頻中,他最喜歡的年度作畫部分。裡面還有一些他關於作畫的理解,說的挺通俗易懂的。

說到《聲之形》,剛好可以讓我過度到下一話題,我們究竟想要從動畫中獲取什麼,也是我們經常在各個動畫話題產生爭執的核心矛盾。一派為想要從動畫中獲取正確的三觀,一派認為沒有必要,還有一派直接否認大眾從動畫中提取的三觀,自圓其說。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部動畫作品會被拉出來批判一番,而《dift》就是這個季度的受害者。性和暴力作為國內觀眾的敏感點,面向世界的日本動畫作品常常會因為不符合國內部分觀眾群體的觀感,而引發一場又一場的口水戰。

就像上面我舉出的《聲之形》這場霸凌片段,國內引進版是沒有的,還好我早就看過偷跑的資源,當然我這個行為是不對的。所以呀,即便同處一地,我們看到的作品版本卻是不同的,提取的信息自然不同。在這種情況下的爭論,就會因為沒有充分考慮變量,論據就會變得不嚴謹,論點也會站不住跟腳。

《dift》存在性暗示,不說我都沒有感覺。這裡不得不提到《惡魔人crybaby》,同為一月番卻早在Netflix播送完全十集。本來我在看完動畫時便立誓不在任何公開社區場合討論有關《惡魔人》的話題。我不喜歡這部動畫,同樣認為它不適合傳播給大眾觀看,誠然這是一部好動畫。永井豪➕湯淺政明➕大河內的組合,怎麼都不可能是庸作。接受過諸多里番洗禮的我自然不會為前面的黃暴場景所動,然而到了第九集女主被分屍的場景,我很明確的感到了強烈的不適,即便我明白這是動畫的精彩之處,我依舊不會為其獻上任何溢美之詞,以及不會將其推薦給任何人觀看。

在知乎,這部《惡魔人crybaby》基本上沒有引起大規模的撕逼,幾乎不是吹就是恰當的批評。所以還是那個原因,在國內每個人獲取信息的能力都是不一樣的,何況進一步提取信息。同理國家是否有必要封殺下架一部分作品,當然其中存在誤判和動作還不夠快的問題。

有關《dift》是否低俗的話題,我想用一句“ 每個人的容忍程度不同 ”作為完結。

而《dift》另外的飽受詬病的點,“女權”這一問題,卻是京紫給出了答案。

3、女權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上圖出自京紫第二集,volit出於習慣將打字機稱呼為“武器”,嘉德麗雅卻順勢說“是我們職場女性在社會中戰鬥的無情”,這句可以成為一道標準的語文閱讀理解題:請問文中出現的“武器”一詞有什麼含義。

答:表面上是指Violet對於手邊金屬機械物品習慣性的叫法,而嘉德麗雅口中“武器”雖是打字機,更是作為女性在社會賴以為生的生產工具,暗示戰後女性通過勞動獲得了社會地位,只有掌握好勞動的“工具(武器)”,女性的社會價值才能得到體現。

停停停,先別急著說我這是過度解讀,實際上我也覺得動畫製作組沒想這麼多。

只是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就自然的想起了,以前歷史教科書上,工業革命以及一二戰的爆發,男性勞動力銳減,婦女和兒童開始進入工廠勞作,創造大量社會價值的女性與其受到的不公平的薪資待遇之間的矛盾,促使了全世界範圍內的婦女解放運動,也就是“女權”一詞的起源。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與其去糾結《ditf》“男上女下”像極“後入式”的駕駛方式是否有損女權,不如去思考怎樣像京紫中的Violet一樣,通過勞動實現自身價值與社會價值。

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去漫無止境的討論問題,是毫無意義的行為。

4、愛情

愛情,可謂是人類藝術創作永恆的話題。

不同於京紫擺明了從不同人的情感入手,試圖講好“愛情”這一主題。《ditf》卻力圖將整個世界觀搭建好,愛情只是其中的一個課題,或者說其有野心塞入更多的東西。我們也在期待那群老流氓能夠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後者似乎認為先有“性”再有“愛”,前者則認為先有“情”再有“愛”。在動畫沒有完結前,我們不能下定論兩者思維方式孰優孰劣,還得看其具體講故事的功力。

十分湊巧的是,分別作為兩部動畫作品女主角的“紫薇”和“趙02”,身上有許多有意思的相似點。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

兩者皆出身於軍隊,都有神秘的背景,擁有強大的武力,都不擁有常人的情感,令人心生憐愛。

但Violet恪守軍隊紀律,即使戰爭結束退伍,個性冷淡,不擅於表達情感。

02嚮往自由,奈何受限於看不見的重壓,個性豁達,主動大方的表露自己的情感。

在Violet身邊的,都是擁有正常情感且成熟的人物。而給02安排的,卻是連“kiss”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的小屁孩。其目的都是為了突出個性矛盾,從而引發更加強烈的情感衝突。但是,Violet的角色成長就會變得平穩緩慢,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對動畫前三集的表現感到失望。反而是02在周圍那群情竇未開的同齡人襯托下,更能引起人們的注意力,略帶野性的主動顯得更加的撩人。

就目前而言,《ditf》的角色塑造完胜京紫。

5、預想

不出預料的話,有關京紫和《ditf》的話題會持續熱下去。

而關於“霸權”的定義,我們已經不能像過去一樣單憑圓盤銷量定輸贏。也就是近兩年,日常藥丸的日本動畫通過售賣海外版權,看起來還能續上好久的命。如果將“霸權”定義為熱度的話,又要進行不同的區域劃分。中國阿宅會偏愛京紫,美帝阿宅會偏愛《ditf》,而日本死宅則痴迷pop子。

有人會說國內的“霸權”之爭對《ditf》來說不公平,首先在播送渠道上兩者就不能同台競技,其次《ditf》有一定的欣賞門檻,動不動“低俗”、“媚宅”的標籤打的《ditf》完全抬不起頭來。然而這不影響能夠欣賞《ditf》觀眾們對其的喜愛。

我們通常判定商業藝術作品的成就只有兩項標準:一是其產生的商業價值,二是其產生的藝術價值。直觀來說,就是作品本身及衍生品的利潤,以及獲得的各大藝術獎項或者觀眾評分。這些“實錘”都是不會因為個人的意志而變化的,所以說將個人的喜好標準強加在作品之上然後迫使別人接受,是十分愚蠢無用的行為。

於我而言,Violet也好02也好,我都非常喜歡,她們都是我的翅膀,故事仍在繼續,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最後的最後,我想說:

《比宇宙更遠的地方》天下第一!!!

人類聖經VS國家隊— —恰似命中註定般的對手,誰會是贏家?-大和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