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歷史上最受歡迎的選修課是這一門:如何變得幸福?

原创 大和小站編輯部  2018-01-29 11:09 

紐黑文電— 新年伊始,耶魯大學開始允許學生為春季學期註冊選課。就在選課開始之後沒多久的1 月12 日,已經有大約300 名學生決定修讀課程代碼為Psyc 157 的《心理學和美好人生》(Psychology and the Good Life)。此後3 天內,人數又翻了一倍還多。又過了幾天,選修的學生接近1200 人——這個數字已經差不多是全耶魯大學本科生數量的四分之一。

開設這門課程的老師是42歲的勞裡·桑托斯(Laurie Santos)。她是耶魯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也是該校一個寄宿制學院的院長。在一周授課兩次的《心理學和美好人生》中,她想教會學生如何過上更幸福、更滿足的生活。

桑托斯博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學生們想要改變,想要過得更加幸福快樂。他們也想改變耶魯大學的校園文化。”

“耶魯大學四分之一的本科生選了我的課。如果授課效果良好,學生身上會出現很多變化。比如,更加懂得感恩,減少拖延和增加社交互動等。如此一來,我們便為改變校園文化播下了希望的種子。”

桑托斯博士推測說,耶魯的本科生之所以對她的課程感興趣,原因在於高中時期的他們將自己的幸福快樂放到次要位置,一門心思只想要拿到耶魯的錄取通知書。在這個過程中,學生們養成了有害的生活習慣,而這些不良習慣也導致她所描述的“像耶魯大學這樣的高校所面臨的心理健康危機”。一份耶魯大學委員會在2013年完成的報告顯示,在讀期間,超過半數的本科生會向學校的心理健康機構尋求幫助。

勞裡·桑托斯教授在為選修《心理學和美好人生》的學生們授課。她說這門課的目標不只是要讓每個學生過得更開心這麼簡單。她還想藉此改變耶魯大學的校園文化氛圍。

“實際上,很多大一學生都感到焦慮、麻木、不開心以及壓力過大,”選修了該課程的19 歲大一新生埃倫娜·梅內茲(Alannah Maynez)說,“疲憊的學生們不斷麻醉自己的情緒——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情緒都是如此——這樣一來,他們才能專注於學業、發展和取得進步。課程的熱門程度反映了這一現象,它就好像為我們量身定做的一般。”

本科生心理學研究主管安宇京教授(Prof. Woo-Kyoung Ahn)教授說,學生們一直要求耶魯大學開設積極心理學領域的課程。她認為桑托斯博士的課程意義重大,非常值得讚揚。

安博士這樣校方管理層人員都認為,桑托斯博士的課會大受歡迎,但他們誰也沒想到最終的報名人數會如此驚人。目前,選修《心理學和美好人生》的本科生數量已經達到了1182 人,使其成為耶魯大學316 年建校歷史上最受歡迎的課程。此前,最受歡迎課程的紀錄保持者是開設於1992 年《心理學和法律》(Psychology and the Law)。這門由耶魯本科生院院長馬文·宗教授(Prof. Marvin Chun)主講的課程吸引了1050 名學生報名。據悉,耶魯大學大部分選課人數比較多的講座課程規模都不會超過600 人。

開設規模如此之大的課程要克服很多障礙,比如需要安排足夠大的講課教室以及聘用24 位教學助理。心理學院的教職工人數無法滿足開課需要,所以學校專門從公共衛生學院和法學院抽調了很多教學助理。除此之外,因為大量本科生都選修了這門課,耶魯大學數百門其他課程——尤其是與桑托斯教授上課時間衝突的課程——都被壓縮了選課規模。

春季學期開始之後,校方將上課的學生分成了多組:一部分學生去能夠容納844 人的Battell Chapel(校園內歷史悠久的禮拜堂,後被改造成階梯教室)現場聽課,另一部分學生去一兩個小一點的禮堂觀看現場直播。幾週之後,校方又做出新的決定:上課地點改到可以容納全部學生的Woolsey Hall,它是耶魯大學用來舉辦交響樂音樂會的大禮堂。

開設選課人數如此眾多的課程要解決很多困難:耶魯大學從不同院系抽調了24 位教學助理,可能還因時間衝突,調低了其他課程的選課人數上限。

這門課程既關注積極心理學的問題,又致力於改變學生的行為習慣。桑托斯博士說,積極心理學體現出的性格特點能讓人們過得更加樂觀陽光。她希望學生們能將課堂上學到的東西應用到現實生活中。選課的學生必須完成隨堂測試、期中考試和最終評定才能拿到學分。這門課的期末考試是完成桑托斯博士所說的“自我剖析項目”(Hack Yo'Self Project),也就是一個幫助個人提升自我的項目。

部分學生承認,他們覺得這門課是一個拿學分的好機會——它比較輕鬆,作業和要求也比較少。

22 歲的大四學生萊利·里士滿(Riley Richmond)與幾個朋友都報名參加了該課程,她說:“如果不是大家口口相傳,我根本就不知道學校開了這樣一門課。不過它要求比較少,學起來沒那麼大壓力。而且,說不定我還能學到一些東西,幫助自己好好減壓。”

18 歲的大一新生夏洛特·愛默生(Charlotte Emerson)則有自己的擔憂。選課人數太多容易導致老師不能很好地監督學生,很多學生會趁機渾水摸魚。她舉了一個例子:桑托斯博士要求學生們每週都必須完成“重塑自我”的作業,比如做一些善舉或者認識新的朋友等,但並不會檢查學生們是否真的完成了作業。

雖然有的人將這門課看成是混學分的好機會,但桑托斯博士認為自己的課程是“耶魯大學最難的選修課”。她表示,為了真正改變生活習慣,學生們每天都必須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桑托斯博士希望,在與朋友一起上課的社交壓力的驅使下,選課的學生們會努力改變自我,同時不需要為這門課的最終成績感到焦慮。她一直提倡,所有學生都應該選擇一些期末成績只分為及格和不及格的課程。在她看來,耶魯大學的本科生經常將人生的滿足和快樂與優異的成績、大公司的實習機會和收入頗豐的工作崗位聯繫在一起。其實,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會提升人生的幸福感。

桑托斯博士說:“十多年之前,科學家對使人們快樂開心事物的認知與現在不同。當時,我們認為中彩票和考出好成績產生的直覺能讓人快樂。其實這是錯誤的。”

一直以來,各大高校開設的積極心理學課程都吸引了大量學生參加。2006 年,哈佛大學有大約900 名學生選修了名為《積極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的講座選修課。桑托斯博士說,她的課程與哈佛大學的課程有一個顯著區別:她還關注學生的行為變化。

不過,桑托斯博士也稱以後不會再開設這門課程。心理學院的安博士說:“偶爾出現的大規模選修課的確讓人感到驚異。但是,人數太多的選修課也會搶走其他課程和院系的學生,這對它們而言是不公平。”

安博士還說:“這會導致課時衝突。從教學助理安排和學校資源調配角度來看,我們無法每年都開設這類課程。”

桑托斯博士告訴我們,她很快會在在線教育平台Coursera 推出關注積極心理學和學生行為改變的研討會式系列課程。目前,她很想知道自己的課程是否改變了校園裡的文化氛圍。

她說:“現在,我們有機會改變耶魯大學的文化環境。學生們覺得自己是改變校園文化運動的參與者,是為了美好的事情在努力奮鬥。”

本文地址:http://www.diliqili.com/31378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大和小站的公众号,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和小站編輯部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文章  关键词: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