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絕望先生》:今天,你絕望了嗎?

原创 大和小站編輯部  2018-01-27 18:23 

《再見!絕望先生》是久米田康治於2005年在《周刊少年》上創作的搞笑漫畫,並於2007年動畫化,由著名監督新房昭之操刀。之後又有《俗再見!絕望先生》與《懺再見!絕望先生》共三期動畫。

嚴肅話題笑著說

這部作品講述了問題班級二年へ組的故事。全班三十二名學生全都曾經留級,被譽為是“絕望的學生們”。擔任該班班主任老師的是一個名叫糸色望的青年男子,11月4日出生,在家排行老四,戴眼鏡,喜歡穿和服,其裝扮全是大正懷舊風,喜歡讀書,酷愛太宰治的《人間失格》,愛好甜食。家族是信州縣藏井澤的旺族,口頭禪是“絕望了!對XXX絕望了!”,因其名連起來讀就是“絕望”,故被全班同學戲稱為“絕望先生”。

劇情提要看起來是近似於《熱帶雨林的爆笑生活》般的無厘頭搞笑動畫,但實際並非如此。在歇斯底里的主題曲、可愛美麗的角色們以及無厘頭的故事情節背後,是作者久米田康治對當代日本乃至人類社會的辛辣諷刺。

作品中充斥著各種無厘頭情節

譬如班級中有位名叫木村卡愛拉——的女生,她是在海外長大的歸國子女,患有多重人格分裂症。時而是潑辣開放的歐美大妞,時而是溫良賢淑的大和撫子。日本社會極度強調集體一致性,個性獨立的歸國子女往往會被當做不合群的異類看待,而木村卡愛拉正是因為不論在海外還是日本都被當做異類,最終造成了人格分裂。

又譬如班級中有位名叫加賀愛的女生,她患有嚴重的加害妄想症,時不時就幻想著自己對他人造成了傷害和困擾,每天都處在不斷道歉的狀態中。在日本社會,不給他人添麻煩彷彿成了人際交往的第一準則,令每個社會人都如履薄冰。

在這個問題班級中,包括班主任絕望先生在內的每個人都像徵某種社會問題,每個人都是病人、也是醫生。在每一集中絕望先生高呼“絕望了,對XXX絕望了”之時,畫面會飛快閃過一長串社會時政新聞話題,而那才是作者久米田康治真正想要吐槽的地方。

字幕組的頭號敵人,如《化物語》一般的文字PPT

絕望了才有希望

熟悉作者久米田康治的人都習慣了他的口無遮攔,對政治極為熱衷的他經常在作品中口出狂言。上文中出現的加賀愛也代表著他對戰後日本政府的不滿。在他的另一部作品《女子落語》中,借角色之口對北方四島喊出“還回來”的口號,這恐怕會讓很多中國讀者齒冷。在不同作品中,他也曾多次挖苦中國,諸如“死刑佔世界九成的國家要舉辦奧運”或“聽說在中國穿睡衣上街是一種流行”這類明顯帶著惡意的嘲諷屢見不鮮。對於中國讀者來說,批判性閱讀在這裡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文化祭一集中對各種以文化之名行不文化之事的吐槽

但若把久米田當做一個單純的右翼分子可能也有失偏頗。準確地說,他是個不折不扣的資深憤青。不爽就要罵,罵了更不爽。如果說在他之前的作品《妄想改造人改藏》中久米田的諷刺還稍顯稚嫩,顯得過於低俗下三濫乃至歇斯底里的話。那麼在《絕望先生》的他則已臻化境,達到世間萬物無所不噴的境界。政治永遠是最適合用來嘲諷的對象,把高高在上的事物用不屑一顧的態度來進行解構,這正是黑色幽默的醍醐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絕望先生》和《南方公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久米田的筆下,人類社會似乎就沒有令人滿意的地方。拒絕被消費主義浪潮裹挾的糸色望和久米田康治,既是弄潮兒也是老頑固。

口無遮攔的他也吐槽同行,在作品中諷刺久保帶人的漫畫《死神》灌水騙稿費

事實上,《再見!絕望先生》這部漫畫正是久米田康治絕望的產物。在上一部作品《妄想改造人改藏》被腰斬後,久米田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用他自己話說就是——“我是一個漫畫家,昨天死了。是作品一次也沒大賣過就死了,是作品一次也沒有被動畫過就死了的”。

久米田康治無疑是個消極的人,他的作品似乎也總在傳遞消極的情緒,《再見!絕望先生》的主角糸色望或許就是他本人的倒影。但在作品內肆意蔓延的消極情緒背後,我卻看到了能量無限大的積極。因為有過希望才有空間絕望,正如沒有陽光就不會產生陰影。

在動畫的第一集,絕望先生試圖上吊自殺,被路過的女主角風浦可符香救下。在之後的情節里風浦可符香被視為“希望”的象徵,和絕望先生正好互為倒影。

儘管風浦可符香總是用極端扭曲的方式將絕望強行掰成希望,把上吊說成是增高運動……

時代不該忘記你

今天,在不斷擴張的國內二次元圈子裡這部曾經或多或少也紅過一會兒的作品不說成為時代的眼淚,至少也進了時代的回收站。

我不敢誇口說《絕望先生》是一部多麼多麼出類拔萃的神作,畢竟在日本國內這部作品的銷量也只有第一期略顯成功,二三期僅僅處於稍稍盈利的狀態。可它的確是一部值得品味的作品。即便拋開其中那些由於年代久遠而不再新鮮的時政梗,單純從藝術美感上看,三期TV版及OVA都是極具風格的優秀動畫。

在第二期《懺再見!絕望先生》某一集中,新房昭之不負“原作粉碎機”的名號,大刀闊斧地任性改編,從黏土到剪紙玩了個遍。音樂人長谷川智樹與大槻賢二為動畫創作的音樂亦十分成功,成功到在久米田都藉助角色之口不懷好意地說音樂比動畫本身更出名。

如《化物語》般時不時地有三次元事物亂入

儘管我十分喜愛《絕望先生》這部作品,但客觀來說它依舊不是一部適合大多數人的動畫。與它相比,久米田康治的另一部作品《女子落語》可能更為普世,作為適應久米田風格的切入口也更加平順。

《女子落語》這部動畫是為了讓大家欣賞女孩子的可愛之處,讓看官享受一些不會令人困擾、簡單易懂對話的節目。五位落語少女頻繁換裝,互相攻訐吐槽,只為搏君一笑。《女子落語》的監督水島努比起新房昭之來個人風格沒有那麼突出,女孩們一邊說著段子一邊賣萌賣肉也是頗受看官喜愛的事。好看的皮囊乘以有趣的靈魂,漂亮姑娘誰不愛呢?而動畫聲優佐倉綾音、南條愛乃等人廣為二次元愛好者熟悉。因為年代相近的緣故,如今的觀眾或許更能get到《女子落語》時政諷刺梗。

漂亮姑娘講段子,誰不愛呢?
本文地址:http://www.diliqili.com/30669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大和小站的公众号,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和小站編輯部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文章  关键词: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