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味極佳的巴比倫創世神話

原创 大和小站編輯部  2018-01-27 17:57 

世界的誕生在很高的地方,

天還沒得到命名,

在下面,堅固的大地還沒有名字來稱呼他的時候,

只有他們(眾神)最初的父親阿普蘇,

和造就他們一切的母親提亞瑪特,這兩種水混合在一起……

——《巴比倫創世神話》篇頭

巴比倫的創世神話開篇敘述了兩個不同的神——鹹水女神提亞瑪特與淡水神阿普蘇合作奠定世界雛形的故事。這一重大事件發生在黑暗寂靜的海洋之中,當兩股洋流交融在一起,世界便開始了。這部分基本上是對蘇美爾創世神話的翻版,但之後的故事截然不同。

新生代的天神為了世界的統治權與古老的神祗展開激戰。在這場血腥殘酷的神戰中,戰神馬爾杜克殺死世界之母提亞瑪特,成為至高神和巴比倫城的守護神。

e-nu-ma e-liš la na-bu-ú šá-ma-mu When the sky above was not named, šap-liš am-ma-tum šu-ma la zak-rat And the earth beneath did not yet bear a name, ZU.AB-ma reš-tu-ú za-ru-šu-un And the primeval Apsû, who begat them, mu-um-mu ti-amat mu-al-li-da-at gim-ri- šú-un And chaos, Tiamat, the mother of them both, A.MEŠ-šú-nu iš-te-niš i-ḫi-qu-ú-ma Their waters were mingled together, gi-pa-ra la ki-is -su-ru su-sa-a la še-'u-ú And no field was formed, no marsh was to be seen; e-nu-ma dingir dingir la šu-pu-u ma-na-ma When of the gods none had been called into being.

一、世界誕生

世界沉睡不醒,在大地表面萬籟俱寂。在這宇宙的初始時刻,天地萬物尚未成型,只有一片混沌無垠的海洋。黑暗與海洋渾為一體,沒有光,也沒有溫暖。時間從那冰冷平靜的海洋中孕育而生,千百年在悄無聲息流淌而過。

起初海洋悄無聲息,異常平靜。漸漸的,通過一種迄今還未知的過程,混沌的海域中凝聚出來一些東西。其中大多數很快便消失,它們的存在從未被提及,只有兩個神力留存下來:地下的淡水神阿普蘇,也稱海中甜水,生性寧靜但缺乏生命活力;鹹水女神提亞瑪特,性格暴烈但孕育無限生機,她的身體被深處浩瀚無垠的海水包裹著。由於她的不朽,她幾乎不去注意歲月那堅定的步伐和時間那有節奏的脈搏。他們各自在這嶄新然黑暗的世界中偏安一隅,似乎無意攜手合作。

然而,出於偶然,或是萬物創始的必然,某一天,無邊無涯的海洋動蕩起來,鹹水深淵緩慢地從深海中升起,強有力地向上肆意擠壓。漆黑的海面奔騰喧囂,洶湧澎湃,巨浪如山一般,永不止息地猛烈撞擊大地。在這宛若末日的喧囂躁動中,兩股洋流匯合在一起:阿普甦的淡水流湧入大海,與提亞瑪特的鹹水流融合在一起。

在最初的結合中,誕生出兩個神:男神盧奇穆與女神拉查姆。這兩個神形成海洋底部的淤泥層。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兩股洋流再次交融,又孕育了男神安沙爾與女神吉莎爾,他們形成天涯和地極。

亞述都城出土的泥板上雕刻成安沙爾站在公牛上的形象

自此,正如物質世界的發展一般,神靈世界也呈現加速發展的趨勢。經歷最初分娩的鎮痛,諸神的繁殖速率大大加快。又不知過了多久(但明顯快於阿普蘇和提亞瑪特的結合),天涯神安沙爾與地極女神吉莎爾也結合在一起,連接孕育了天空之神安努、水神埃阿等。安努和埃阿又各自生育了許多子孫輩的神,安沙爾與吉莎爾成了一對祖神。這樣,宇宙中最初幾代神靈形成了。

神越來越多,互相之間少不了矛盾和摩擦,大如領域神職糾紛,小如宴會時的座位順序。尤其是後出生的諸天神和較年長的海神之間更是紛爭不斷。神靈需要一個充當調節仲裁眾神間矛盾的領袖,也就是眾神之王。問題是,選誰呢?此時,兩位創世神阿普蘇和提亞瑪特因為長期辛勞疲乏不堪,早已回深淵休息補眠去了。海底淤泥雙神盧奇穆與拉查姆一向不問世事。安沙爾是最老資格,威望較高,經過神明大會和投票選舉,諸神一致推選安沙爾——卻不是推選他當神王,而是由他審核和並最終確定神王候選人名單。由此看來,這時的巴比倫諸神可能還處在原始社會時期,公投比較流行,不像後來 “勝者為王”風靡一時。

選舉名單上到底列著哪些神至今不得而知,不過最重要的是結果。結果嚴肅認真的考慮,安沙爾決定推選天空之神安努為神界之王,不僅僅是因為安努是他的長子,有優先權,而且安沙爾認為他的個性和自己比較相近,所謂意氣相投。

根據選舉時的結果,天空之神安努便成了神王,他聘請安沙爾擔當自己的顧問,又任命水神埃阿為自己的傳令官,開始在神界建立秩序。大小神靈都需服從安努的指揮,遵從他的命令。為了便於指揮,他住進天界金碧輝煌的神殿,執令官埃阿則住在地上,這便是天界第一代的領導班子。

烏魯克城遺址出土的天神安努的神廟牆壁,這座神廟後來被改成女神伊南娜的神廟

二、阿普甦之死

神王安努從天宮邊緣俯瞰他統治的世界。到處都是一片漆黑。由於沒有一絲光亮,儘管天與地之間的分界線早已明確劃分,平原和山巒的輪廓在陰影中仍顯得模糊不清。這景象令他頗為苦惱。

“這叫我們怎麼做事?”一段時間以來,天界聖殿似乎成了諸神投訴抱怨的場所。每逢天界盛宴,就會有神在酒酣耳熱之際大嘆黑暗帶來的種種不便。河流山川眾神處也會時不時傳來消息,期待神王安努能改變現狀,創造一個與阿普蘇時代截然不同的世界。

儘管居於至高無上之位,對誕生於黑暗中的安努來說,光明仍是種難以想像的東西。他考慮向阿普蘇和提亞瑪特請教,但兩位老祖宗在完成創世和造神的基礎工作後,就心滿意足地呆在溫暖幽暗的深淵裡補充睡眠。打擾好夢必會招來一頓痛斥。看來在他們醒來之前,他是不能指望他們幫忙了。

失望的安努把目光轉向眾神,風神恩里爾和女神寧莉爾的長子辛引起他的注意。當年,恩里爾為追求美麗的寧莉爾而瘋狂,竟幹出先上車後補票的事,被眾神判處下地下世界受罰。孤單的寧莉爾也不顧一切地跟隨他前往地獄。辛就是地府出生的。儘管如此,辛的外表絲毫沒有地獄諸神的氣息,他相貌堂堂,目光炯炯,銀白色的皮膚好像純淨的海浪,在黑暗中微微發光。

月神辛(蘇美爾神話中為南那)在某些時期被一些城邦尊為主神

恩里爾曾預言辛是未來的夜空之主,用皎潔無比的光芒照亮大地。安努決定利用這個預言。跟恩里爾商量之後,安努任命辛在夜空巡邏。安努還把辛漂亮的銀髮製成光線,投向人間。就這樣,世間第一次有了光明。眾神紛紛讚美神王的睿智,安努得意洋洋。

這時,深淵的阿普蘇和提亞瑪特卻在溫暖的水床上輾轉難眠。眾神在月光下嬉戲,喧鬧聲隨著海浪,透過重重水幕,直鑽入幽深的水域,干擾兩人的睡夢,最後終於把他們吵醒了。

“莫非末日提前來臨,大地開裂,海水倒灌,抑或天空崩裂,山脊坍塌?”睡眠不足的阿普蘇抱怨道,“不,即便如此噪音也不會令人心躁。難道在我們休息期間,發生意想不到的變故?不,我們是世界的締造者,應該讓一切在我們掌握之中。”

“你先休息,待我去看看。也許只是我們子孫在嬉戲,因為他們都已長大成人。”提亞瑪特安撫煩躁的阿普蘇,一邊從深淵探出頭向天空望去。光線立刻刺痛了她的眼睛,吵鬧更是攪得習慣萬籟俱寂的提亞瑪特心神不寧。“那銀色的事物是什麼?它無形,卻能刺痛眼睛。在它的威力下,大地初顯成型。”她暗自思忖,急忙前往海底尋找盧奇穆與拉查姆打聽消息。

“空中興起一座宮殿,金碧輝煌,令我眼花繚亂,依稀只見安沙爾住在裡面。他身邊有位神,頭戴冠冕,神態威嚴,氣宇不凡,看相貌應是我的子孫。”提亞瑪特問道,“但他們卻使你的父親阿普蘇無比懊惱。盧奇穆,我的頭生子,諸神中我最看重之人,趕快告訴我事情的究竟。”

於是,提亞瑪特,接著是阿普蘇,從盧奇穆夫婦處知道了安努的種種改革措施。阿普蘇本來是個脾氣溫和平穩的神,眼下卻十分惱火。睡覺被擾固然是一方面,同時也是感到他的權威受到挑戰,他的地位受到威脅!“這麼重要的事,居然不跟我商量!事先也不徵求我的意見!”他從深淵探出頭,向天界大聲呵斥,以祖父的權威勒令安努收迴光線,恢復無序黑暗的世界。

小道消息迅速在眾神間傳播,所到之處皆一片嘩然。整個天界都處於激動不安的氣氛中。無論是在天宮神殿還是在群山峻嶺,無論是在家中還是在街頭巷尾,神們都在議論:“世界之祖要取締光線,我們能答應嗎?可不答應又該怎麼辦?”

部分身居高位的天神如安努、安沙爾和水神埃阿經常聚集密議商量折衷方案,比如一半白天一半黑夜,減少眾神的外出活動,採取一些降低噪音的措施,採購一些阻隔噪音的真空雙層玻璃(??)等等,因為他們不想得罪阿普蘇。脾氣比較暴躁的神如恩里爾,以及眾多曾孫輩的神們卻不買帳,一是他們沒見過阿普蘇,覺得沒必要理老頭子的話,二是他的命令實在讓大家難以接受。“我們要光明!”他們聯名向安努申述,提議無視阿普甦的無理要求。這場爭論持續了好久,雙方扯開嗓門,各持己見爭論不休,安努多次明令大家肅靜也無濟於事。

深淵中的阿普蘇等一段時間,不見天空黯淡沉寂下來,噪雜聲反而愈演愈烈,不由勃然大怒。“這群不肖子孫,連安沙爾也與他們混在一起了麼?”他在深淵裡踱來踱去,一邊臉色陰沉地念叨,“當初創造他們真是個錯誤,要是能再來一次……是的,第二次再來,我絕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阿普甦的力量在創造世界時損失了很大一部分,現在他已遠不如最初時那般強大。因此,他認定天神的爭執是對他的蔑視,是對他地位的公然挑釁。這種念頭沒準不對,但阿普甦的頭腦因缺乏睡眠昏昏沉沉,所以越發固執己見。他決定消滅不聽話的後輩,於是找到提亞瑪特商議滅神大計。

“老頭子,你瘋啦。他們總歸是我們的子孫,你怎麼忍心下手?我不同意。小孩子愛瞎鬧,我們勸勸他們,說點好聽的,就行了。”提亞瑪特雖然也討厭吵鬧和天光,但轉念一想,這些神都是自己的後代。老祖母怎麼捨得毀掉自己的小孫子呢?這樣想著,她的心就軟了,鼻子裡哼哼著,對阿普甦的念頭很是不滿。

兩人發生了內部矛盾,鬧得不歡而散。阿普蘇一看得不到老伴的支持,只好暫時放棄大舉進攻、趕盡殺絕的念頭,轉而採取各個擊破的方法。他招來心腹大臣浪濤之神穆穆商量行動計劃。

直接攻擊安努的宮殿是最方便的手段,可惜風險也大,不易成功。先殺掉其他神又恐打草驚蛇。最後,他們決定先偷襲水神埃阿的居住地,因為埃阿是諸神中的智者,通曉一切陰謀詭計,留著他勢必對行動不利。為防夜長夢多,阿普蘇準備當晚就走訪埃阿的住所,之後與穆穆里應外合,殺死無防備的水神,作為滅神行動的開始。

是夜,阿普蘇帶著一些美酒佳餚,來到埃阿住所裝作串門。“真是見鬼,老爺子來我這里幹什麼?”水神一邊接待,一邊心裡犯嘀咕。“要發火要罵人,怎麼著也得從安努開始,哪裡輪得到我。我又不是神王和長孫。”話雖如此,又不好直接問來意,埃阿只得裝傻。兩神開始喝酒聊天。

埃阿在蘇美爾神話中被稱為恩啟,是水與智慧之神,在某些時期被一些城邦尊為主神

酒酣耳熱之際,有侍神向埃阿來報神伊必山有要緊事要向他匯報。“他說事情攸關生死,乃至天界的安危。”侍神對埃阿耳語道。埃阿心存疑惑,畢竟不敢輕視,於是從酒席告退,接見伊必山。

原來,阿普蘇和穆穆自以為此計甚妙,卻不料隔牆有耳,全被忠於埃阿的伊必山聽去。他趕緊來向埃阿匯報。幸好為時未晚,不然埃阿之命休矣。

埃阿一聽,阿普蘇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不由大怒。“老爺子你對我不仁,也別怪我不義!”正準備帶來手下侍神殺進去,突然想到自己不是阿普蘇對手。要是局面弄僵,最好的結果也是兩敗俱傷。更何況還有穆穆在外虎視眈眈……

埃阿畢竟是老奸巨滑的智慧之神,轉眼間就有了主意。他拿出一大桶“瞌睡”,包裝成漂亮的禮物,當作酒宴助興節目獻給阿普蘇。阿普蘇只顧想著自己的計劃,自以為勝券在握,也不疑有詐,高興地接受了偽裝過的“瞌睡”。

漸漸的,阿普甦的眼皮沉重起來,他竭力抵抗沉睡的誘惑。可惜瞌睡威力強大無比,世上無神能夠逃脫,更何況是本來就精力不足的阿普蘇。最後,他連打幾個哈欠,昏昏沉沉睡著了。埃阿趕緊將鎖鏈套在他脖子上,將他鎖在巨石之下。阿普蘇睡得不省人事,埃阿抽出長劍將他殺死。穆穆不知其中變故,按時率領隨從神靈殺了進去,卻掉進埃阿的陷阱,全部成了甕中之鱉。埃阿將穆穆綁在石柱上示眾,其他隨從也統統被埃阿殺死。

創世之神阿普蘇就這樣死於非命。他的身軀化作一潭清水。安努十分高興,允許埃阿在其中建立神聖的正義大廳。這片建築和這座城市被命名為“阿普蘇”,安努讓埃阿定居於此,以表彰他的功績。

世界之父死了,天神了共同享有宇宙的統治權。世界在神王安努的治理下,呈現出一片明亮喧鬧的景象。諸神分擔了不同的職權,過著舒心愜意的日子。埃阿統治的阿普蘇城和莊嚴宏偉的正義大廳更是神靈們心馳神往的安居樂業之處。埃阿殺敵有功,在諸神中享有很高威望,頗得諸多女神的芳心。不久,他與女神達姆琪娜結合,這位女神為埃阿生下兒子馬爾杜克。

埃阿的古代崇拜中心恩利都的水神廟遺址。神話中它是在阿普甦的屍體上建造的

三、提亞馬特母子成婚,率眾怪復仇

此時,提亞瑪特卻在深淵悲慟怒號,痛苦令她捶擊自己的胸膛,亂扯自己的頭髮:

“我的老伴啊,你創造了世界,你生育了諸多子孫,如今卻死在小輩的詭計下。我倒寧可你死於戰場,也好過不名譽的死法。我這是在說什麼哪?我頭腦發瘋了嗎?你現在才後悔當時沒同意他的建議?要是我當時答應一起動手就好了,那現在就該他們痛哭流涕。不幸的提亞瑪特,埃阿在阿普甦的軀體上建起他的宮殿,他住在那裡得意洋洋。天神們正在高空歡呼盛宴,勝利者就是這樣羞辱失敗者。可你,阿普甦的妻子和姐妹,難道就這樣袖手旁觀嗎?”說到這裡,提亞瑪特狂怒捶擊在地上,“我要報仇!我要報仇!”

“對,我們必須報仇!”海神基庫在一旁附和道,尖利的聲音在深淵中迴盪。自阿普蘇和提亞瑪特回到深淵休息後,又陸續生了不少神。有些是兩人合力創造,有些則是提亞瑪特獨自所生。基庫便是提亞瑪特獨自生育的諸海神中的長子。好長一段時間裡,這群海神日子十分愜意滋潤,因為海域廣闊而平靜。惜乎,天空之神安努被確立為眾神之王后,神界的統治中心從海洋轉移到天上,諸海神風光大不如前。這就引起了危機。

於是,這幫海神聚集在深海召開秘密會議。基庫,提亞瑪特的長子,率先抱怨道:“我們的日子真是一日不如一日,沒了昔日柄權風光不說,安努還創造了光線與四個風向。這四重風猛烈地攪擾亮晃晃的海面,害得我們一刻也得不到安寧。我看到大家的眼睛因為睡眠不足,都成熊貓眼了。為了保全自己,我們必須想辦法,來懲罰那些侵害我們利益的天神。”

其他神聽到基庫這番話,心裡都燃燒起憤恨的烈火,從四面八方飛來這樣的話,“不錯。……是得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也有神這麼說。“快想個辦法為我們報仇吧。……埃阿殺害了我們的父親阿普蘇,這仇也得一次算清。”

“阿普蘇可不是我的父親。”基庫叫道,但他一聽創世之父的名字,就沉思起來,好一陣子沒說話。“天神們在數量上佔優勢,我們得小心行事。不過,我倒有個計劃,”等他重新開口,臉上露出狡猾的神情,“聽著,雖說我們的母親提亞瑪特目前還沒什麼動靜,光顧著在深淵中哭號。可只要我們向她訴訴苦,鼓鼓起,那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她必定會怒不可遏。到時我們便可藉助她的力量,組建大軍,一舉消滅所有天神。”

於是,在基庫的帶領下,這群利益受到損害的海神來到深淵向提亞瑪特“進諫”。“我們的母親啊,”總代表基庫邊說邊走入提亞瑪特的鹹水淵,“當初安努創造出光線,你聽任他們行事。現在,他又造出四重狂風,猛烈攪擾你的鹹水海域,攪擾你的軀體,害得我們不能入睡,你對他們還是聽之任之。現在你看一看,我們的眼睛由於缺乏睡眠,都發腫了。你若再不為我們報仇,顯而易見,你不愛我們,因為你對這些事不聞不問。你竟然毫無行動!你難道不清楚父親是如何慘死在埃阿手下?你難道不懊悔當時沒聽從父親的建議參與滅神行動?為什麼不起來攻打那些天神?我們定會全力支持你。”

提亞瑪特雖說悲慟萬分,卻還沒被沖昏頭腦。“我是後悔當時沒一起動手。但復仇成功絕不能憑一時衝動,頭腦發熱莽撞草率等於去送死。聽我說,我的兒子,你要冷靜一點,當時若你們的父親制定完善的計劃,集結強大的實力,豈會招致殺身之禍。我們這次一定要從長計議,等待時機,才能保證復仇行動萬無一失。”

“等待時機?我們還要等到什麼!”基庫不耐煩地叫道,“我的母親,常言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況且我們的力量越來越受到天神削弱。再不動手,只怕來日我們的下場更加淒慘!你別再束手無策,快帶領大家一起報共同的深仇大恨!”

“阿普蘇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我不想再重蹈覆轍。讓我們先偵查敵情,招募一切可為我們所用的神,再發兵舉事。”

“你也太小看我們的力量,太高估安努那群靠詭計狡勝的小人了。難道你就只會以淚洗面?萬物之母的威力在哪兒!”基庫怒氣沖沖地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其他子女見提亞瑪特遲遲不肯發兵,以為她懦弱無能,對阿普甦的死無動於衷,紛紛埋怨提亞瑪特無情無義。基庫甚至送來最後通告,說:“我來只是想通知你,我和其他兄弟已經商量過,復仇一是刻不容緩,絕對不能再拖。今天如果你不聽我的勸告,就證明你不敢去惹安努一夥,那我們就自發行動,殺入天界。”

諸海神推舉基庫為首領,自組軍隊,準備向安努和眾天神討回血債,奪回神權。提亞瑪特見兒子們決意興兵,加之老一輩海神不斷抱怨——指責她冷血無情,絲毫沒有替丈夫和子女出頭之意,便趕到基庫的軍隊中。她見到諸神個個摩拳擦掌,情緒激憤,覺得自己再也不能袖手旁觀,於是親自出馬出任總指揮。諸海神一聽深淵之母也加入到他們陣營,個個精神抖擻,紛紛聚集在提亞瑪特身邊,高調籌劃反叛之事。

深淵之母提亞瑪特馬上積極備戰,不分日夜打造無數犀利武器,更創造十一頭諸如口噴毒涎的龍、醜陋猙獰的蠍人、鋸齒鋒利的魚人、兇惡殘忍的風暴巨人等駭人巨獸。這些恐怖而無名的怪物不便詳細描述,但只肖想想提亞瑪特的形像是獅頭獅身,鷹翅蛇尾的雌龍,便不難想像她用暴烈和惡毒為原料造出來的怪物有多恐怖,簡直可以說是噩夢中的生物。提亞瑪特還賦予它們強大的戰鬥力,使這些冷酷無情六親不認的怪獸對戰鬥和死亡毫不畏懼。

接下去是選擇一名可獨當一面的副手。根據長子優先的原則,提亞瑪特提拔基庫為全軍主帥,指揮全軍與天界對壘。授命之時,提亞瑪特把“命運之匾額”賜予基庫,使他有決定諸神和萬物命運的權利。同時,她在諸海神前高聲宣布,將基庫選為她的第二任丈夫,使他的名字永存史冊——請勿大跌眼鏡碎片,母子婚在古代世界很常見。她在摩拳擦掌的軍隊前宣布:“基庫,領到眾神進軍天界,這就是你的使命!我已給你念誦咒語,我賦予你召集眾神議事的權力。現在你是最高的統帥,是唯一能和我平起平坐的神。你的統治將永恆,你的言語將不朽!”接著她高聲叫道:“願你們的威力一舉征服可惡的天神!”

“諸位兄弟!”接著,煽動者基庫在大軍前號召,“我們曾經掌握世界,但現在領地正在被蠶食,被鯨吞!我們曾經威風凜凜,現在卻被後起的天神的嘲笑!我們能忍受這些無恥卑劣的小人嗎!看,他們用詭計殺死我們的父親阿普蘇,甚至在他的軀體上建起宮殿!我們怎能忍受這樣的侮辱!是時候的,該是我們起來為自己的利益爭取的時候了!讓我們殺入天界,消滅天神,摧毀他們造成的光明和秩序,回歸原初的黑暗混沌時代!兄弟們,深淵之母是站在我們一邊的!也就是我的妻子提亞瑪特!有了她的支持,勝利屬於我們!”

“消滅光明,回歸混沌!”諸神齊應道。

“出發!恢復威名的時刻到了!”基庫高喊。

“進軍天界!”諸神回應,整個軍隊迅速向前衝去。這是黑暗與光明,混沌與秩序之間的決戰。被怒火和慾望驅使的海神軍團率領十一頭巨型怪獸殺向天界,刀劍與盾牌撞擊的喧囂聲震撼宇宙,所到之處山崩地裂,濁浪滔天。天界外圍的守軍毫無方便,一見鋪天蓋地、氣勢洶洶的怪物軍團衝過來,嚇得魂不附體,很快一敗塗地,向遠處崩潰。

這塊公元前8世紀的印章上展示了馬爾杜克殺死母龍提亞馬特的場景

四、亂倫鼻祖埃阿中計潰敗

大敵當前,神殿裡往日歡愉安詳的氣氛蕩然無存。安努召來顧問神安沙爾、水神埃阿這幾個親信神靈召開緊急軍事會議,討論退敵之際,安努深知深淵之母的威力,心中不由忐忑不安,半晌才對埃阿說:

“埃阿,你曾殺死阿普蘇,現在我把除掉基庫的任務也交給你。此刻,他正在提亞瑪特大軍的最前方。殺死先鋒,他的軍隊士氣便會銳減,深淵之母也會失掉臂膀。”

“把拔掉雌龍爪子的苦差事我推得脫嗎?”埃阿笑著說,“好吧,基庫是不好對付,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安努見他躊躇滿志,穩操勝券,就把主帥的令牌掛到埃阿胸前,派他率眾迎戰提亞瑪特大軍。此時,基庫的大軍正迅速朝埃阿的大本營逼近,這座城市正是建立在深淵之父阿普甦的身軀上。提亞瑪特視此為她的奇恥大辱,發誓要把它夷為平地。

先頭部隊朝著阿普蘇城發起猛烈進攻時,埃阿的守衛已有防備。廣闊的水面上響起警號,深不可測峽谷中發出重複的迴響時,衛士們已做好戰鬥準備。戰鬥的呼號在基庫的先鋒中哄然重複,一會兒就變成最兇惡的吼聲,好像洶湧的大海發出的怒號一樣。但他們剛衝進阿普蘇城,站在城牆石壘後的守衛就用冰雹一樣的石塊向他們砸去。基庫的先鋒試圖衝破武器的暴風雨,竭力攻擊沒被石壘保護的守衛。呼喊更加激烈,雙方的接觸已變成殘酷的流血戰鬥。

埃阿的愛子馬爾杜克此時正在站在高處觀察戰情,他立刻發現由於阿普蘇城入口地勢險要,加上防禦工作充分,基庫的隊伍不得不在狹長的水灣中用密集的隊形作戰。因此,又長又密的先鋒隊伍就完全在處在阿普蘇守衛的打擊範圍了。馬爾杜克看出敵人的錯誤,就竭力利用這點,在環境允許的範圍內讓守軍向前移動,命令他們全力反攻。這就像風暴遇到海港一樣,儘管狂風怒不可遏,竭力想把船隻拋向空中,船卻在港灣的庇護下安然無恙,直到暴風偃旗息鼓。

很快,進攻的一方支持不住了。他們的首領徒然地用已經喊啞的喉嚨喊叫,向自己的隊伍提出不可能的要求,叫他們忍受這可怕的石塊的暴風雨衝破石壘,衝入城門。但由於防守一方越來越猛烈的攻擊,他們越來越急切地想向後撤退。混亂的擠軋開始了,潰敗的兵士們踏著倒下去的人竄上船艙拼命逃竄,從遠處看去,活像一條大蛇在水城上蜿蜒。

首戰告捷,埃阿得意洋洋。

幾日後,形式急轉直下。提亞瑪特見出征不利,便派出巨龍大軍出征並親自壓陣。阿普蘇城的防護能力受到嚴重考驗。這些恐怖的怪獸不知疼痛,更不知畏懼。醜陋厚鈍的皮能抵禦最猛烈的攻擊,噴吐的毒液更造成嚴重傷亡。基庫提亞瑪特聯軍源源不斷,城中守衛開始疲於奔命。雖說阿普蘇城易守難攻擊,但城中兵力和糧食畢竟有限。基庫的大軍圍堵在阿普蘇城前方,他強迫埃阿或出來交戰,或就在七八天之後,在飢餓的驅策下向他投降。

埃阿陷入困難的境地中了。為脫離這一困境,他必須尋找一個突破口,但他沒有一點戰勝敵人的消息和希望,同時他也不想放棄這座美麗的城市從城後開溜。焦急又悲哀的埃阿日夜考慮對付的辦法,可始終沒找到脫離這極其危險的局勢的出路。他部下的士兵開始垂頭喪氣了,城中開始有膽怯的聲音傳出。起先他們只是低聲抱怨,但接著,這些恐懼的竊竊私語漸漸變大,越來越多神靈想要投降。這等局面令埃阿頭痛不已。

但埃阿畢竟是智慧之神,他考慮巧妙利用目前的形式。他先是懲處掉一批膽小鬼,並告誡士兵,堅守陣地的最壞結果不過是英勇戰死,投降卻有可能變成巨龍的美餐。穩定軍心後,他招來告密有功的神伊必山,此神現兼管小道消息發布,讓他放出消息說阿普蘇城的大門不堪重負,即將崩塌,埃阿大軍人心渙散,不堪一擊等。同時他在城門處布下重重陷阱,連一陣清風都飄不過去。之後,他令大軍守在城門口陷阱後,專等魯莽的基庫自投羅網。

陷阱布成之日,埃阿佯裝潰敗。在他的幻術魔法下,嚴陣以待的阿普蘇城在基庫大軍嚴重卻是一片混亂的景象。城門不一會兒就被攻破,基庫的軍隊長驅直入,沒過多久就正如埃阿所料的墜入陷阱。埃阿大軍趁勢全部殺出,準備將敵軍一舉殲滅。

埃阿正以為得計,不料軍隊後方傳來慘呼聲。只見怪物軍團從阿普蘇城後方湧入,趁守衛毫無防備之際從後翼絞殺。埃阿很快背腹受敵,被提亞瑪特的怪物殺得落花流水。

原來提亞瑪特早有防範,早與基庫兵分兩路。基庫佯裝要攻入城門,卻用一批弱勢兵力作為偽裝先進去。提亞瑪特則從城後偷偷爬越過去,偷襲埃阿的軍隊。等送死的先鋒軍落入陷阱,埃阿以為敵人中計,便率眾殺出,於是就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埃阿雖對形式做出正確估計,也考慮到基庫的頭腦和提亞瑪特的戰鬥力,卻忘了提亞瑪特還是個心思慎密的老祖母,於是智慧之神自食其果。

這已經不能算是戰鬥了,而是殘酷的大流血和屠殺。阿普蘇城的守衛幾乎全被敵人完全包圍了,他們已經失去了任何獲救的希望,也不再為戰勝的幻想所鼓舞。他們只留下一個念頭,那就是勇敢的戰死好過被當作食物吃掉。現在,引領他們繼續戰鬥的,只是絕望的人的拼死掙扎。埃阿用盡他所有的法術,耗盡所有的謀略,犧牲掉每一個守衛的士兵,才從中撕開一小條口子逃回天界。他身邊就只剩下妻子達姆琪娜和兒子馬爾杜克,以及幾個最親信的神。

壯麗的阿普蘇城被死亡和破滅的陰雲籠罩。血水小河般的流淌在通往水域的道路上,清澈的湖水已被染成一片血海。空氣中殘留著火花的爆裂聲、呻吟聲以及垂死和受傷的尖叫聲。裊裊的硝煙死靈般觀望著戰場,在破損殘缺的屍體上盤旋。出於憤怒和報復,提亞瑪特和基庫摧毀了每一處建築。往日的正義大廳徹底成為一堆瓦礫,阿普蘇城徹底成為一灘泥塗上的廢墟。基庫還殺死透風報信的神伊必山,把他的身體撕成碎片,伊必山的血肉成為風中的殘渣。在他們的頭頂上,太陽像往常一樣拋出灼熱的光線,但不詳的陰雲已飄蕩在安努的神殿上空。

天界危在旦夕。

這個印泥上展示了馬爾杜克和他的(寵物)龍

五、馬爾杜克毛遂自薦逆襲成神王

天界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中,安沙爾和安努召集諸神,問有誰能夠率軍抵擋叛軍。諸神面面相覷,黯然不語,提亞瑪特是萬神之母,強大的龍後,有誰能從她的憤怒中生還,有誰會接下這等有去無回的差事。

這時候,馬杜克決定登場了。在那之前,他那智慧出眾的父親埃阿曾把他拖出神殿,遊說他向安沙爾毛遂自薦,馬杜庫本來蠢蠢欲動,收到父親的鼓勵更是按捺不住。此刻他主動請纓,向安沙爾允諾自己必定能打倒提亞瑪特並踩上一隻腳,令眾神永無後患。

但是,馬杜克同時也提出,為了更好更快完成屠龍重任,他需要眾神的全力支持,也就是說,神王必須召開眾神會議,在所有神靈面前賦予馬杜克神王的地位與權力。“眾神之主啊,我將會為你們的命運決一死戰,請召開諸神大會,把天命授給我。”馬杜克說,“在眾神的集會上我將佔有最高的位置,我所說的便是現實,我的意願不可更改!”

“這個我需要考慮考慮。”安努唉聲嘆氣地說,其實就當時的情境而言委實也沒啥好考慮的,安努只得答應了他,派出使程卡卡邀請見包括提亞瑪特頭生子女拉查穆和拉莎姆在內天界神靈,邀請他們共商大事。

“唉唉,提亞瑪特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真是太遺憾了。”那些為利害所繫的大神們看上去剛剛得知提亞瑪特兵變,接二連三地來到天界神殿,在議事廳中彼此問候,一邊琢磨稍後的措辭。儘管烽火已逼近天界,卻並不妨礙安努設宴招待高貴的神祇們飽餐美食、痛飲佳釀。喝到酒酣耳熱時,神靈就忘了心中的恐懼,一想到可以把戰事都交給馬杜克處理,溢美之詞就鋪天蓋地朝馬杜克湧來。

“你是諸神中最榮耀的勇士!”那些大人物們衝著馬爾都克叫道,“你的地位無以倫比!你的命令猶如安努,不,比安努更有力量!你的武器將永远战勝敵人!你令天地萬物都俯首聽命!我們的榮譽就全拜託你了……”諸神的甜言蜜語直似天花亂墜。“那就把你們的力量都交給我吧!”馬杜克叫道。被美酒沖昏頭腦的眾神不疑有他,紛紛把神力貢獻給馬杜克。

“向我們展示你的力量吧。”眾神叫到。馬杜克一思忖,張開雙臂,一念咒語,天空中頓時出現一個符號,接著,他命令符號消失,頃刻間它就在眾神眼前消失了。就這樣,受命於危難的馬杜克初步奠定了他的地位,帶著諸神相贈的各色武器前往征討提亞瑪特。他的戰車是四方暴風,手持鐵弩利劍,威風凜凜地出現在提亞瑪特大軍之前。

“別再用你的嘴唇支撐這場叛逆了。”馬杜克向提亞瑪特喊道。他指責深淵之母驕傲、暴戾、不安分守己,竟與自己的兒子基庫成婚,神聖的力量已經離她遠去。最後,他向她挑釁,問她可有勇氣與他單獨較量。

提亞瑪特被馬杜克的激將法氣得暴跳如雷,理智全失,不顧一切地張開巨嘴,要把他一口吞噬下去。馬杜克趁機揮出用風編織的巨網把她團團籠罩。提亞瑪特進退兩難之際,兇暴的風突然襲擊到她的腹部,她身體被吹得像吹氣球一樣鼓脹起來。馬杜克立刻抓緊機會放出利箭,那支箭撕裂開提亞瑪特的腹部,穿透她的內臟,劈開她的心房,直截了當地結束了一切。而馬杜克就像他先前說過的那樣,把腳踏在了深淵之母屍體的脖子上。

這個泥板上展現了太陽神殺死混沌之龍的場景

一場氣勢洶洶的造反頃刻間土崩瓦解。失去了提亞瑪特,海神大軍土崩瓦解,倉皇地四下逃散,馬杜克抓獲了提亞瑪特的所有人馬,一把抓過基庫胸前的那塊天命書簡,係到自己的胸前,然後開始行使新秩序的創造。他把她提亞瑪特的屍體像乾魚片那樣撕成兩半。屍體的一半懸在天空一半留在地上,這就是天地的創造。然後,為了“讓眾神得到侍候並得以休息“,馬杜克將叛神作為犧牲,以他的血為原料,通過埃阿的魔力造出了人類。

馬杜克的大勝讓站在他這邊的諸神心服口服,他們站在他面前高聲吶喊:“這才是我們的王。只有馬杜克才是天與地的諸神之王,你是我們聖地的保護者。你要做什麼,就給我下命令吧。”

馬杜克開口說道:“面對諸神所居住的天界神殿,我也想在人間建立漂亮的殿堂,在那裡修建舉行祭祀儀式的場所,讓我的王權永世相繼。諸神來聚會時,那裡將成為無憂無慮的安樂場所。我將給那里個地方起名叫做巴比倫,即神之門。”

這個神話發生在標著紅星的地方

破壞氣氛的後記:

這一神話是巴比倫文學中較有代表性的作品,它表現了巴比倫人對創世、人類起源問題的關心,對自然的崇拜。在世界文學史上具有開創先河和啟迪後人的意義。希臘神話中的混沌巨人卡俄斯,大地與天交合生出眾神,烏拉諾斯、克羅諾斯和宙斯三輩神的鬥爭,都可以在這一神話中找到原型範本。《聖經》中的創世順序也同這個神話一樣,先造天地,接著把水陸分開,然後造人。

不過,這個神話與其是敘述創世的經過,毋寧說在於讚美和抬高馬爾杜克。伴隨著古巴比倫王國在兩河流域統治地位的確立,巴比倫城的守護神必然要凌駕於其他城市的守護神之上,成為神殿裡的主神,在此之前,恩啟(埃阿)、恩利爾(厄利爾)、安(安努)都曾擔任過主神的角色。巴比倫的統一是通過馬爾杜克對提亞瑪特的勝利及其有效的安撫政策實現的,並由於這種有效的安撫政策,在勝利之後永久地統一著這片土地。

其實和FGO或波斯王子都沒啥關係,只是藉圖歪個樓
本文地址:http://www.diliqili.com/30576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大和小站的公众号,公众号:aiboke112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大和小站編輯部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文章  关键词: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