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的電影票房市場並無太多亮點。道恩·強森主演的《勇敢者遊戲》是一部標準的好萊塢大片,它獲得的票房也相當標準。三天大約2.5 億元的票房,對於這個此前並沒有太多知名度的好萊塢IP 來說可以算是中規中矩。

一個月前才宣布定檔的國產電影《無問西東》也並沒有掀起太大波瀾。最高單日票房也不到5000 萬元。這部以西南聯大為故事背景的電影從題材上並不吸引觀眾,因此只能依靠章子怡、王力宏、張震這樣的明星陣容來做宣傳。而在明星號召力也同樣減弱的當下,他們也並不足以成為觀眾走進電影院的理由。

「票房」《大世界》直面慘淡,因為它的定位有點尷尬-大和小站

至於曾經入圍柏林電影節,也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的《大世界》則表現慘淡。其三天總票房還不到200萬元,佔總票房的比例遠不及排片率。片方對此顯然也很失望。週六晚間,他們通過官方微博發出了宣言:“直面慘淡,不問結果。上映不易,堅持到底!”

上映前,《大世界》對於電影的宣傳著重於突出“成人”這個概念。從去年12 月初啟動全國路演開始,“歡迎來到成人世界”就成為了《大世界》電影宣傳中的一句核心口號。這一方面有來自電影內容的考量,作為一部黑暗的犯罪電影,它確實不適合兒童觀看。另一方面,電影片方也想藉此明確自己的受眾。

“成人動畫”這個概念用來定位自身的受眾群也許還算合理,但卻並沒有辦法讓觀眾形成對於電影的認知。從觀眾的角度來看,“成人動畫”其實與傳統的喜劇、動作、犯罪這些大而化之的電影類型分類並無區別,是一個極其空洞的概念。換句話說,在看到“成人動畫”這四個字之後,觀眾依然無法了解這是一部怎樣的電影。

《大世界》也嘗試向觀眾傳遞影片更豐富的信息,然而受制於影片本身的特性,這成了一個極其困難的任務。《大世界》曾經發布過一版以“成人笑話”為主題的預告片,希望能夠展現影片本身荒誕而又黑色幽默的風格。然而,黑色幽默的表達卻極其依賴於語境。當抽離出來的時候,它就很容易顯得膚淺,就像網絡上一個普普通通的段子,因此這一版預告片並沒有取得太好的傳播效果,甚至會顯得有些尷尬。

在這種情況之下,《大世界》宣傳僅剩的選擇就只剩下了強調“因為金錢而犯罪”這個概念了。然而,在過去三十年裡,金錢越來越成為中國社會中的核心。每一個生活其中的人,多少都會聽聞由金錢造成的悲劇——《大世界》的故事對於中國觀眾來說早已不算什麼新鮮的事情了。

「票房」《大世界》直面慘淡,因為它的定位有點尷尬-大和小站

事實上,《大世界》無法通過宣傳調動觀眾興趣的背後,是這部電影與觀眾觀影習慣之間徹底的錯位。

在過去幾年中,偶爾有動畫電影在上映時,會強調自己面向成人觀眾。2015 年,一部名為《一萬年以後》的動畫強調“十八歲以下人群禁止觀影”。2017 年,《大護法》主動給自己設置了PG-13 的分級。(以《大護法》的內容來看,設置為R 級都不為過。)但他們的票房都不算太好,前者不到3000 萬元,後者宣稱票房要1 億才能回本,但最終僅有8200 多萬元。

中國觀眾對於動畫的認知大多仍然停留在低齡向,以至於《大世界》製片人楊城在整個宣傳期間一直要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這樣一個故事要拍成動畫,而不是真人電影。

楊城的回答相當堅定。他相信,這是由於觀眾對於電影的認知相當局限,才會有此疑問。但這樣的想法也暗示,《大世界》作為一部成人動畫其實與中國觀眾對於電影的理解之間存在巨大的差異。對於很多電影觀眾來說,從一開始,《大世界》就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此外,《大世界》本身的氣質更偏向於電影,而非動畫。這也讓其失去了一批動畫觀眾。以《大護法》為例,它的很大一部分傳播,是通過粉絲的二次創作來完成的。許多同人圖在lofter 這樣的社區中具有相當高的人氣。這一批用戶正是典型的“二次元用戶”。然而,《大世界》的畫風相對寫實,並不符合二次元用戶的審美以及習慣。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大世界》的位置顯得有些尷尬。它不符合電影觀眾的口味,也沒有辦法讓動畫觀眾喜歡自己,這是票房失意的最主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