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男主角市蔵是一個落魄的富家公子, 出於某些原因離開了自己的家庭。與女僕小梅一起,過著每天給書報社撰稿的生活。雖然生活窘迫,他卻保持著與教堂修女百合乃的書信來往。原上層貴公子的他還有一個扭曲的興趣,那就是參加一個秘密俱樂部。(所謂的秘密俱樂部,請君自由發揮想像)男主角通過這個秘密俱樂部認識了很多奇怪的人物,甘心為奴的柘榴、流離於權貴的翠子以及小惡魔般的金發少女ローザ。故事圍繞著這群性格迥異的女主角展開,但最終迎來的結局大多是令人扼腕嘆息的END。

大正末年幻想譚:《僕は天使じゃないよ》-大和小站

遊戲採用路線分歧圖的操作系統,可以很直觀的看到路線的進程,但因此遊戲不需要攻略。系統還有劇情鎖功能,玩家會先進入Bad Ending,隨後解鎖後面的True Ending。通完每條線後,會出現線路女主角的獨白,這些獨白會將沒有解釋的設定和女主角的“過去”逐個收尾。

由於故事本身強調“沒有救贖”的主題,所有女主角都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Happy Ending。雖然最終章給出了一個鏡花水月般的回憶,但這些回憶也如同夢幻泡影消失在上帝賜予的光芒中。

大正末年幻想譚:《僕は天使じゃないよ》-大和小站

從外表來評判故事中的女主角們,已然看不見眾生之相。但這些扭曲的角色,卻在這灰暗的世界觀下大放異彩。教堂的修女丘百合乃,從小失去父母在孤兒院長大。被修女撫養長大的她, 長期處於壓抑的狀態下。通過與市蔵互通來信彼此安慰。不堪忍受壓抑的她毅然與市蔵私奔,最終迎接他們的卻是絕望。

貴婦人芳野翠子,小時候經歷了母親的自殺等衝擊成長為乾練的女性。開始接近市蔵只是為了復仇,卻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市蔵。與市蔵亡命天涯來到上海,本以為能過上幸福的生活卻慘遭殺害。

大正末年幻想譚:《僕は天使じゃないよ》-大和小站

異國少女ローザ, 剛出場時便以無邪氣的樣貌吸引眾人。如天使般美麗的她卻擁有惡魔般的內心,強烈的反差使得她成為故事中給人印象最深的角色。至今仍記得ローザ曾說過自己是魔女,給予玩家的選項是“信”與“不信”。這個多次出現的選項對劇情走向毫無意義,現在想來只是為了突出ローザ的那份天真。

ローザ的無拘無束與另一個角色柘榴形成了對比,被販賣到日本的柘榴像商品一樣被肆意販賣。兩人最終逃亡到日本對面的大陸, 因為這裡是柘榴的故鄉。

市蔵的女僕小梅,她是這款灰暗色調遊戲裡唯一的光明。初見角色時只是一個雙目失明的下人,但她的實際身份揭曉時卻讓人為之驚嘆。在故事的終章,對小梅的一直以來默默奉獻做出解釋。小梅在故事裡的地位和介紹文字敘述的一樣,沒有光明的盲目少女照亮了所有人。

大正末年幻想譚:《僕は天使じゃないよ》-大和小站

剛打開遊戲時,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如詭異的BGM、臺本般的敘述手法、經過加工的照片背景,眼前的世界像彷彿被倒錯進入上個世紀一般。

上面所述的幾個遊戲特點,其實是在刻意製造遊戲氣氛。首先遊戲音樂並非餘音繞樑般美妙,但與遊戲的時代背景有著極佳的契合度。怪異的音色與扭轉的曲調珠連璧合,烘托出遊戲中舊時代的華麗色彩和頹廢的味道。

遊戲採用了臺本式寫作手法,這個手法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舞台劇的氣氛。(臺本:即專指供舞台演出使用的劇本,就是把舞台上所有的預定說的話寫出來。後面附上備註,如燈光效果的變化、背景音樂的起或落等)。

遊戲背景都是使用黑白照片加工而成,突出了遊戲中灰暗頹廢的氛圍和昭和期間的時代感。遊戲後期似乎還用到了我國40年代上海和東北的舊景照片, 可見遊戲在製造氣氛方面下了不少功夫。遊戲時間不過短短的5小時,卻將幾個短小的故事以大正悲情浪漫劇收尾。雖然對遊戲時間過短滿腹牢騷,但也就此罷了。

相對於那些普通的AVG遊戲,本作日常描寫非常少。遊戲把一部分內容放到畫面演出中去了,這些細節方面做得非常不錯。細心的人會發現男主角出於不同目的發出的信件,信封顏色是不同的。

信じる、信じな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