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纹身令人联想到黑社会,所以拥有纹身者都被视为「坏人」。为了打击纹身界,厚生劳动省于2001年通过日本医师法第17条,规定没有医师执照的人不能从事纹身,理由是纹身过程有可能引发卫生问题。在法例通过后,当局对纹身师都采取宽容态度,直至2015年,大阪墨祭突然被迫停办,然后又有数名纹身师被判罚款。其中一名被控诉的纹身师增田大辉,因为不服判决而上诉地方裁判所,主张纹身不应受医师法规管。同年,增田开设网页「Save Tattooing in Japan」,呼吁全国纹身爱好者支持并守护纹身文化,更收集联署向国会要求设立纹身师认证制度。

日本纹身界遭受打压,纹身师被视为罪犯-大和小站

今年9月27日,日本法院对增田判罚15万日圆,理由是在2014年7月至2015年3月期间,自知没有医生执照仍替三位客人纹身。主审法官表示,纹身师会使用针把墨水刺入皮肤,细菌和病毒可能因此进入体内,有机会引发皮肤敏感或散播传染病,所以医学知识和技能也是不可缺少的。被告人增田在闭庭后被访问时说:「我不甘心工作不被法律认可,亦不能接受这样的判决。」

日本纹身界遭受打压,纹身师被视为罪犯-大和小站

增田大辉被判违法,亦即是说全日本的纹身师都触犯法例了。虽然纹身不会从日本完全消失,但纹身界就好像回归到纹身被禁止的19世纪末,而纹身师也只能在地下工作。到底日本对纹身的敌意,还要维持多久?

日本纹身界遭受打压,纹身师被视为罪犯-大和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