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在 8 月 24 日荒木飛呂彥的個人原畫展將會正式舉辦,在原畫展即將舉辦前荒木飛呂彥的相關採訪內容也開始密集發布,今天雅虎日本 News 公布了一篇關於荒木飛呂彥回顧 30 年來 JOJO 系列漫畫創作的採訪。對於 JOJO 漫畫荒木飛呂彥提到「沒有比這更加王道的漫畫了」,JOJO 的漫畫的主題就是歌頌人類的積極,無論是正派還是反派角色都是努力拚搏開闢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58 歲的荒木飛呂彥在窗邊的大桌上伏案繪製 JOJO 漫畫,桌上放著的是用來作為參考的馬匹模型和摺紙青蛙。細節的質量是漫畫的生命線支撐著漫畫的世界,對於這種細節的注重從桌上的物品就可以略知一二。荒木飛呂彥說自己只要有這張桌子就好,有了這張桌子將自己就可以畫漫畫。而荒木飛呂彥畫的正是目前尚在連載中的第 8 部 JOJO 漫畫《JOJOLION》,在原畫展舉辦前這部漫畫的懸疑故事已經接近終盤。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以不受歡迎的話就會毫不留情腰斬作品的少年漫畫雜誌為中心,荒木飛呂彥已經畫了 30 多年的 JOJO 漫畫,雖然現在有很多人對外公開說明自己是 JOJO 粉絲,但很長時間 JOJO 漫畫是一個「異端」,與其說 JOJO 是那種班級上大半都會了的話題作品,不如說是幾個人悄悄聚在一起的小眾流行漫畫,這是因為 JOJO 獨特的設定和故事展開。

在 JOJO 漫畫開始連載前的 4 年,《北斗神拳》動畫化大受歡迎,連載前 3 年《龍珠》問世,連載前 2 年《聖鬥士星矢》漫畫開始連載,在荒木飛呂彥看來當年是一個由少年漫畫聚集而來的天才們,不斷創作出熱門大作的時代。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主人公打倒敵人,然後又出現了更強的敵人,之後敵人越來越強,這種淘汰賽式的故事展開方式是少年漫畫的「王道」,在這種「王道」中漫畫的發行量和人氣集中。為了更容易的引起讀者的共鳴,少年漫畫的主角多是少年和青年,舞台設定也是讓讀者感覺親切的學校和城市。從這些來看 JOJO 無論哪點都違反了少年漫畫的「王道」。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JOJO 的漫畫是從 19 世紀的英國開始,大喬的父親作為貴族生前收養了 DIO 作為自己的樣子,在父親去世后 DIO 開始密謀奪走喬斯達家族的財富與榮耀,排擠大喬。但是荒木飛呂彥斷言「沒有 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

超越「淘汰賽套路」全盛時代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初代 JOJO 漫畫的責任編輯,在荒木飛呂彥出道前就關注他作品的漫畫編輯椛島良介回顧了當時的情況,在 JOJO 漫畫開始連載是已經做好了早早被腰斬的覺悟,對於這部漫畫的設定自己也有但又。原因是在 JOJO 之前荒木飛呂彥的連載漫畫都很短命,椛島良介認為光是有魅力的角色對於漫畫是不夠的,即便主人公風采煥發,但如果沒有與之相對應的敵人和對手存在故事就無法成立。而下一部作品設定是在 19 世紀以英國貴族為主角,編輯很擔心,因為以外國人做主角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荒木飛呂彥並沒有放棄,既然荒木飛呂彥要做,因為他本身故事展開功力基友不錯的評價,所以當時的雜誌編輯長也同意荒木飛呂彥的新作連載。在椛島良介看來和荒木飛呂彥以前作品不同的是這次的反派角色 DIO 刻畫的太好了。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作為貴族的大喬經常是要做紳士,一個總在說正確言論的好孩自角色是無法得到讀者共鳴的,而有著想要超越人類這樣願望的反派 DIO 與紳士大喬放在對比的位置上,讓角色閃閃發光。但即便如此 JOJO 漫畫當時的人氣也不是很高,而在這種情況下荒木飛呂彥使出了讓椛島良介也驚嘆不已的一招,就是更換主人公。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JOJO 第一部漫畫的主角是大喬,第二部的主角是大喬的孫子喬瑟夫喬斯達,第二部是以二喬為主角的歡快的冒險劇,這讓故事逐漸熱鬧起來。現在回顧起第二部動畫,荒木飛呂彥覺得當時正是泡沫經濟的時候,這個時代的社會氛圍就是不斷的向上,採用淘汰賽故事模式的漫畫與當時的時代氛圍想匹配。而荒木飛呂彥自己沒有乘著這種時代的氣氛,不斷向上的話總有極限,那該如何是好?所以就不追逐時代的潮流,而是注重畫自己想畫的漫畫。「我想畫的是懸疑劇,不像話淘汰賽性質漫畫,要是對自己想畫的動新都都要的話那漫畫就完了」

替身使者設定的走紅

在荒木飛呂彥繼續畫著自己相信的作品的時候,不久就迎來了走紅的時候,JOJO 第三部漫畫以公路片的手法,講述繼承了喬斯達家族血統的日本高中生空條承太郎與夥伴們,為了打倒復活的家族宿敵 DIO,而從日本前往埃及的冒險故事,第三部漫畫成為 JOJO 系列漫畫的專輯。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在第三部中首次引入了替身設定,當時編輯椛島良介認為引入替身設定后 JOJO 漫畫將紅起來,因為第一部和第二部漫畫中的超能力「波紋」非常樸素,為了要將荒木飛呂彥的故事有趣之處引發出來,波紋是不行的。所以第三部的時候就說了來個新點子,而從中誕生的就是替身使者的設定,是誰都沒有看過的腦洞構思,第三部中主角和反派也非常的有魅力。

替身能力因人而異,替身使者的戰鬥不是傳統少年漫畫中那種用力量互懟,誰力量強誰就能贏的套路,而是確立替身使者之間根據相性和智慧進行頭腦戰。在第三部中有因為太弱了反而令人覺得棘手的敵人,撲克牌、電子遊戲都加入到了戰鬥當中。現在很多少年漫畫中都會採用頭腦戰,而開闢這條道路的就是 JOJO。

當初因為被說波紋的設定不行了,荒木飛呂彥在思考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在漫畫表現超能力的基礎上延伸想到了將超能力擬人化。在 Jump 上使用被認為是其他作者的點子是絕對不行的,所以就要構思一個絕對沒人做過的電子,剛開始對於替身很多人不了解到底是什麼,經常有人為荒木飛呂彥替身是什麼。

承太郎一行人以埃及為目的地的旅行中,訪問了印度等國家,並在那裡與替身使者戰鬥,即便沒有像淘汰賽套路那樣一個接一個的強敵和強大的替身使者,故事也能很順利的展開。荒木飛呂彥認為戰鬥有必然性就可以了,比起單純出現一個力量很強的敵人,充分發揮自己替身能力的敵人是更加恐怖的,只要有這種恐怖的話故事就會自然向前推進。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在大人氣的第三部漫畫中 DIO 被打倒,故事也乾脆利落的完結,到了第四部設定上又大膽的切換,變成了以日本的杜王町為舞台,高中生主角東方仗助尋找潛伏在杜王町的連續殺人犯,第三部有了更加濃厚的懸疑色彩。

荒木飛呂彥認為 JOJO 第四部是自己第一次描寫日常生活,之前都是好像描寫神話故事,生態廊的冷酷某種意義上已經完成了,但我總覺得東方仗助就坐在自己的身邊,東方仗助是一個感覺就在身邊的角色。加上在故事中描繪潛伏在日常生活中的恐怖,JOJO 漫畫的形態就完成了,到第 8 部漫畫,JOJO 系列漫畫都是一邊吸收全新要素一邊推進故事。

必須要積極向前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雖然 JOJO 系列漫畫的主人公和設定在變,但荒木飛呂彥還是持續的畫著這個系列漫畫,因為 JOJO 漫畫一貫的主題是「人類讚歌」,「人類是很棒的」這種積極的肯定,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可以通過人類的力量解決問題開闢道路,所以在 JOJO 中絕對不會出現什麼突然有神登場,突然拿到魔法之劍這樣的隨意方便劇情。

荒木飛呂彥說正式因為 JOJO 漫畫又貫徹始終的主題和對少年漫畫規則的遵守,所以 JOJO 才是王道的少年漫畫。「我把 JOJO 稱為王道漫畫,因為無論是主角還是反派,角色的志向都是積極向前的,這裡沒有描繪煩惱的角色。對人生來說煩惱是件很普通的事情,所以會變的無聊。積極向前的角色之間互相碰撞,產生化學反應和懸疑劇情,登場人物的風格是必須要積極的,大原則是成長的故事,不對戰鬥煩惱的故事,以及戰鬥的時候是孤獨的」

JOJO 漫畫登場的主角和反派,都是直接面對自己的力量無法打破的血統和命運,一邊對抗著這種血統和命運,一方面用自己的力量開闢道路。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少年漫畫的登場人物有著必須要積極向上的規則,要是頹廢一直煩惱戰鬥的話讀者會覺得無聊。JOJO 是忠實於這個規則,所以才說是王道作品。主人公們逼入絕境,在成長的同時開拓道路,在戰鬥的時候,要是偶然能夠拜託給誰的話 JOJO 的故事就無法成立了,戰鬥的時候必須要一個人面對」

反派也是積極向前的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荒木飛呂彥認為反派角色同樣適用於上面所說的規則,「比如第四部的 BOSS 連續殺人犯吉良吉影,吉良吉影做的事情雖然自己無法原諒,但是吉良吉影本人並沒有反省和迷茫,他承認了自己,為了過上平穩的生活,即便被主人公們逼到絕境也要戰鬥,開拓自己的道路,所以吉良吉影的皇后殺手替身能力還有所成長」。

善惡實則為表裡一體,敵人也有敵人的信念也有敵人自己的戰鬥留有,第 7 部漫畫中最大的反派大統領,他是為了讓美國這個國家繁榮而作惡,他的動機超越了私慾。「最終的善惡判斷取決於讀者的視角,隨著角色的變化而變化,JOJO 的登場角色無論如何都是想要成長,即便陰濕的敵人要是也能貫徹自己的信念,要是高潔的話就會得到讀者的共鳴,積極還是很可怕的」。

「但是分辨善惡有一天應該死守的紅線,JOJO 的反派為了實現自己的理念,如果利用了他人的話,即便理念多麼高尚,都是絕對無法原諒的。雖然現在的 JOJO 漫畫的反派比連載開始時的描寫變得複雜了,但這一點卻沒有動搖,想實現自己理念的話,即便一個人也要貫徹到底,不能利用別人。」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JOJO 並不是一部就總在描寫主人公一方勝利的漫畫,失敗與勝利是同樣重要的,這也是 JOJO 漫畫中所包含的一個主題。

「雖然失敗了但絕不是輸,我想要話的故事不是用勝利治癒的故事,雖然說不定那樣變得故事比較好,但是這和我想畫的故事有偏差。我感興趣的是在戰鬥的過程中,這個角色會做出怎樣的選擇。人不是說死了就一切結束除了,給活下來的人們留下意志,繼承這些人的意志也是 JOJO 的另一個主題,即便失敗但也有人會繼承這份意志,這是人類的美麗之處」

漫畫家也是畫家

荒木飛呂彥昂經常搭配「王道」使用的詞叫「懸疑」,「懸疑」是荒木飛呂彥所像的「好的故事」「有趣的故事」的基礎,這之後的劇情到底會變的如何呢?這是讓讀者一邊心跳不已一邊手停不下來的翻頁的要素。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我在作為漫畫家出道的時候,電影導演特呂弗採訪希區柯特的書籍《映畫術》出版,在這本書中懸疑大師希區柯特細緻的解說自己的作品,從攝影機機位到心理描寫的技巧、電影的拍攝方法真的是非常細緻的記載在書中,一邊讀這本書一邊看錄影帶和去名作電影館看希區柯特的電影做品來學習」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荒木飛呂彥也公開說明自己受到了達芬奇等人為代表的義大利繪畫的影響,在盧浮美術館的全面協助下,還畫了以盧浮宮為舞台的作品。荒木飛呂彥認為漫畫家也是畫家,也是在繪製畫作,所以希望能夠將作品作為繪畫看待。「原畫和印刷的漫畫是完全不同的,原畫中包含著的是與印刷漫畫不同的魅力,本來我就沒有意識到畫被印刷的作品,無論是以什麼形式被印刷都沒關係,我是好好的畫出來作品,我想從原畫中是可以感受到那種魅力的」

「沒有比這更王道的漫畫了」,荒木飛呂彥回顧 JOJO 漫畫的創作-大和小站

雖然不追逐時代的潮流,但是伴隨著 30 年以上柔韌的變化,荒木飛呂彥還將繼續繪製新的漫畫。對於目前在連載的第 8 部 JOJOLION,荒木飛呂彥說自己並不會一邊仔細的決定故事展開一邊繪製故事,不是從一開始絕決定劇情重點,而是邊畫邊想。全體的劇情構成如此,每個戰鬥也是如此。之後第八部的故事舞台將會轉移到以醫院為舞台,終於要收尾故事了。

面對著尚未決定的劇情高潮,荒木飛呂彥今天也是一邊思考劇情一邊坐在桌子前,舞動著自己的畫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