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業界藥丸」是國內網路上經常吐槽日本動畫行業的一個詞,但這幾年一直徘徊在「藥丸」邊緣的日本動畫行業,根據 2017 年的經營統計來看,不僅沒藥丸反而是全體收入創了新高,255 家日本動畫公司平均年收入時隔 7 年重回 8 億日元,已經恢復到了巔峰時期  7 成。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在「帝國資料庫」網站發布的動畫製作公司經營實態調查 2018 版的報告當中,確定到 2018 年 7 月日本國內共有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9 成位於東京都地區。也有像 White Fox、旭 Production 這樣的公司將特定領域的工作室放置在了其他地區,通過數字化和網路化連接各地的工作室。在遠離東京都的地方設立工作室一方面是有助於提升工作環境,另一方面可以有效抑制人才流出。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在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中,年收入規模不足 1 億日元的扎到了 32.2%,其次是年收入高於 1 億日元不足 3 億日元的公司佔到了 28.2%,年收入不足 3 億日元的小企業佔到了日本動畫製作公司的 6 成。在資本金方面超過半數的製作公司資本金不足 1000 萬日元。員工在 100 人以下的動畫公司佔到業界 94.5%,33.7% 的動畫製作公司員工不足 5 人,也就是在日本動畫行業 3 家公司里就有 1 家是小企業。

在公司成立年代方面 2000 到 2009 年成立的動畫公司數量最多共 89 家,佔到了 33.3%,其次是 2010 年後成立的動畫公司 65 家佔到了 25.5%。2000 年後成立的動畫公司佔到了全體公司數量的 6 成。 EVA 熱潮時代的 90 年代成立的動畫公司還有 41 家,宇宙戰艦大和號、高達流行的 1970 年代成立的公司還有 30 家。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255 家日本動畫製作公司在 2017 年的收入合計 2037 億 2100 萬日元,是有調查以來首次行業全體收入突破 2000 日元,而且比 2016 年還增長了 8.2%,也實現了從 2011 年連續 7 年的增長。在 2017 年以大手製作企業業績恢復為中心,平均每家動畫製作公司的年收入增長 6% 達到 8 億 800 萬日元。時隔 5 年實現了每家公司平均收入的增長,時隔 7 年平均收入回到了 8 以日元水平。 2006 年後日本動畫泡沫破裂(因 光碟銷量大幅下滑),和中國、韓國、東南亞國家製作公司進軍日本市場,成立新公司加劇動畫製作公司競爭,日本國內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只有巔峰時期 2007 年的 6 成(巔峰時期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 11 億 7500 萬日元)。最近幾年動畫製作數量增加,但是製作人和動畫製作者人手不足,加上外包費高漲,導致出現了不得不限制自己接單的公司,但平均收入已經恢復到了巔峰時期的 7 成。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按照製作形態劃分,元請和整包公司的平均收入 2017 年為 16 億 5000 萬日元,增長 6.2%,連續 3 年增長,原因在於,2017 年 TV 動畫和劇場版動畫的熱門作品相次出現,再加上國內外影像配信業務增長,動畫公司向製作委員會出資獲得作品授權相關收入。

而專門承接外包工作的「專門動畫工作室」平均年收入 2 億 7300 萬日元,增長 1.8%,時隔 3 年實現了增長,這種專門向的動畫工作室起步容易,所以競爭激烈,很容易陷入接單價格戰導致工作委託單價較低,另外很多這類的外包工作室是人數較少的中小企業,人手有限所以無法增加工作委託訂單量,很難大幅增加自己的收入。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而在每家公司各自的經營情況上來看,2017 年收入增加的動畫製作公司扎到了 39.6%,是個三年這個數字實現了增長。元請和整包公司收入增長的企業佔到了 45.5%,其中有些企業在國內外番組銷售和配信業務上發力,通過大型視頻網站在網路配信業務方面獲得了很好的收入。

另一方面收入減少的企業佔到了 23.7%,收入減少的企業主要問題是在於工作委託單價低迷,和是否有人氣作品。另外動畫製作者等人才不足抑制了產能也是原因之一。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而在 2017 年全體動畫製作公司中利潤增加的比例為  54.9%,時隔 3 年超過 5 成動畫企業年度利潤是增加的。無論是元請還是外包公司利潤增加企業都突破了 5 成,授權收入的增加以及降低成本帶來的好處。

利潤減少的企業佔到了 39.6%,這些企業很多是受到了人才不足與委託增加的困擾,面臨者動畫製作者正式社員雇傭與培養的人力成本負擔,對於利潤的擠壓。另外製作工期延遲導致的追加費用,製作方的預算縮小,導致無法確保利潤空間的情況也有。2017 年最終損益中 21.36% 的公司是赤字虧損,但已經連續 2 年減少。

動畫界並不藥丸,2017 年日本 255 家動畫製作公司平均年收入重回 8 億日元-大和小站

在 2017 年一共有 4 家製作公司倒閉,2 家製作公司解散或者休業,推齣動畫製作行業的公司共有 6 家。這是有調查以來退出公司第三高的年份、2017 年倒閉破差的動畫公司,很多都是收到委託訂單低迷的影響,製作數量減少,委託單價下滑收入減少,最終資金鏈斷鏈。另外人才不足也讓企業無法擴大業務,最終選擇退出。截止到 2018 年 7 月日本動畫行業有 3 家公司倒閉,IMS 處於業務停止狀態,是知名度較高的動畫公司經營出現破綻。

總結

在報告中 2017 年日本動畫行業 255 家製作公司總收入創下歷史新高,單家公司平均收入恢復到巔峰時代的 7 成,元請、整包公司中很多出資進入製作委員會,製作數量的增加和熱門作品的出現,讓這些公司授權收入和影像配信收入反映在收益上,改善公司業績。其他外包公司的平均收入是低位增長,反映出了日本動畫行業在近年來動畫熱潮中的製作形態不同的業績格差。

2017 年倒閉解散的公司共計 6 家,動畫製作行業從以前就被指責的製作工期過密、勞動環境惡化、人才不足等問題的影響現在逐漸顯現。2018 年 6 月 IMS 的動畫事業停止,製作費用縮小下滑和外包費的增加讓資金鏈惡化最終經營停頓。

在這種情況下,今後動畫產業為了能夠繼續發展,以外包製作企業為中心必須要脫離過度的價格競爭,早期回復收益能力,之前的動畫製作商業習慣需要改變,根據適當的工程管理和合理的利益要求進行製作費計算與商談,改善低工資長時間的勞動環境和待遇,繼續培養能夠肩負起下一世代日本動畫的製作人才也非常重要。